论文学 - 历史军事 - 刚当县令,就被女土匪绑了在线阅读 - 第106章 罪将重用

第106章 罪将重用

        高总兵点点头,打算出去吩咐人拿手弩了。

        “高将军,你不用出去,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所有人都不能离开这个帐篷。”

        他拿出将令虎符,递给阿柔:“阿柔,你持这枚虎符,去找外头的参将们,让他们把手弩全都收上来,记住要登记每个手弩的持有者。另外,兵营现在要封闭,不许进出。”

        “好。”

        帐内的气氛变得严肃起来。

        王总兵困惑道:“大人,会不会是有人盗走了您府内的其余手弩,然后仿造?”

        “我的府内除了我自己之外,只有数十个女子,她们使用的手弩,在平日里是封存在我房间里的,由我的夫人负责保管,只到关键时候才会用,所以不会出问题。”

        “但是,我们的人也不会那么做啊。”

        “王将军,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没有足够的理由,我也不会在这儿说得罪人的话。如果查出和兵营无关,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倘若……”

        王总兵接了下去:“大人,倘若真是内部有人搞鬼,就是跟咱们所有人为敌,杀害我们的兄弟,这样的人,我王天德第一个不绕过他!”

        那就什么也别说了,等吧。

        “来人呐,给诸位将军上酒、上肉!”

        酒过三巡,林枫提着杯子,带着质疑的看着他们:“诸位,如果在我查出来之前,谁愿意自首,我可以不杀他,这是我给他的机会。”

        其中,罗总兵有点难堪了,他的手有点紧张。

        从林枫的视角看过去,其紧张程度十分明显。

        “怎么,罗将军有点不舒服么?”

        “哦,呵呵,是。大人,末将有些内急,可否先去方便一下。”

        “可以,你们几个将军要方便,一起去方便,正好我也要方便。”

        “这……”

        两柱香时间没到,阿柔就回来了,两个士兵跟着她,将一大箱子手弩搁在正中间。

        经过清点,这里的手弩一个不少,还是两百个。

        罗总兵的额头上,汗液渗出,但他轻松的呼了一口气,绽开笑颜。

        既然事情查到这里,没个结果,那就说大家是清白的。

        胡总兵可要说话了:“大人,您看,我们自己兄弟多年,是不会干出那种事的。您没在兵营待过,不了解我们这群人,我们可是把情义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的。”

        阿柔低头,在林枫耳边嘀咕了两句话。

        “呵呵呵,好个情义啊,罗将军,你是不是早就投靠了李宗?”

        罗烈被数双眼睛盯着,呆呆的站起身:“大人,您可不能冤枉末将啊,末将怎么会投靠李宗呢?”

        边上的王总兵替他说话:“大人,我跟老罗是拜把子兄弟,相交十几年,他的为人我最清楚了。您要说他反叛,打死我都不相信。您该不会是想把我们连根拔除吧?打算撤换了我们,然后重新换一批人,如果是这样,无需您做这么复杂的事,我们直接放弃兵权!不如回家抱老婆来的痛快!”

        “王将军,我知道你的情意深重,但你的拜把子兄弟可不怎么想,这次风波,你死伤的部下最多,达到了两百多人,而这,全都是他罗烈干的事。”

        “大人,您……”

        阿柔冲帐外吆喝道:“把人带上来!”

        被带进来的人,林枫熟悉,正是李宗安排给他送金子的人。

        原来那家伙没有离开江南,半夜出城之后,绕道从洛城转到江南内部来了。

        这是李宗安排的一步棋,想留个人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大人,这个人是谁?”

        “你应该问罗烈,而不是我。”

        “老罗,你认识?”

        罗烈紧张的吞了口吐沫:“我……我不认识。”

        “呵!——在你营帐内搜到的,你会不认识么?罗烈,此人是李宗的谋臣,曾经给我送去几万两黄金。他本应该离开洛城,随自己的主子滚出江南的,但现在人却在你这里搜到了,你不觉得太巧合了么?”

        “我、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他。”

        有口难辩了,抵赖是没用的。

        胡总兵看出了他的心虚:“老罗,此人在你营中,已经有十数日了吧,我八天前就见过他,你当时告诉我,说他是你的远房老表,现在你却说不认识。你这个王八蛋,你到底吃了李宗多少好处!要杀我们自己兄弟!”

        跪在地上的师爷无奈招供,他想活命,也只求活命。

        他来找罗烈,并不是偶然,罗烈早年就跟李宗有瓜葛,是生意上的往来,吞没过官饷,当时是李宗答应他,以后做了皇帝,他就是功臣。

        罗将军有将才,但郁郁不得志,在周乾手下混了十几年,还是个总兵,他不服气。

        好歹也是武状元出身,兵机韬略无一不精,怎么甘愿久居人下呢。

        这些话全都说出来,罗烈也辩无可辩了。

        他跪在了那师爷的边上。

        “大人,末将糊涂,求大人赐罪。”

        几个总兵如当头一棒,风雨十几年的兄弟,居然会是个叛徒,天大的笑话!

        “罗烈,想不到你如此狠毒!我们几百个兄弟,全都死于你手!”

        “我先杀了你!”

        蹭的一声,两个总兵同时拔刀。

        “住手!”

        林枫当即喝住:“都干什么?杀了他,事情就能解决了?动动脑子。”

        “大人,如此小人,不杀还待几时?!”

        这两个人,一个都不能杀。

        留着探听李宗的虚实最好,杀了他们,李宗还会派别人过来。

        这个师爷肯定知道李宗派了哪些江湖人士过来。

        “师爷,你想活命就把李宗派来的人都说出来,他们的下落,还有门派,我都要知道。”

        “是,学生一定知无不言。”

        后头的事情,便交给各位总兵们去忙活了。

        林枫想单独跟罗总兵聊一聊。

        因为他使用手弩技术很熟练,射伤钟红夜的那一支箭矢,猝不及防,完全可以一击毙命,但他却手下留情了,就冲这,说明他还有点良知。

        二人在兵营中漫步,罗烈头都不敢抬。

        “罗将军,你没杀我的夫人,我先谢谢你。”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