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历史军事 - 刚当县令,就被女土匪绑了在线阅读 - 第172章 宗族的对策

第172章 宗族的对策

        钟红夜不爱待在皇宫,阿柔也一样,整日在大街上闲逛,跑到茶馆和书场里去晃悠解闷。

        阿柔一心想重建玉女宫,愁眉苦脸的。

        她们去书场里,就能听到各种私生子的传闻。

        “怎么回事,先帝爷有多少私生子啊?”

        “不清楚,这你得去问问老皇帝的鬼魂,男人都是色鬼。”

        “这说书的人,话里话外,好像在说林枫是个假‘七皇子’,咱们今天去了两个茶馆,这种议论很多啊。”

        天色晚了,说书的人也该回家,半路上让两个女人给堵住了。

        阿柔长剑指着他的脖子。

        “唉?!大侠饶命!女侠饶命!我可没有得罪你们啊。”

        “你说的那些事,什么私生子,什么有可能是七皇子,到底是谁告诉你的。难道先帝爷的床闱之事,你也现场观摩了?”

        “没有没有!是大家都这么说,我只是拿来吸引客人罢了。”

        “没有真凭实据,你就敢胡说八道,我杀了你!”

        钟红夜拦住阿柔,跟一个说书的叫什么劲,问清楚也就是了。

        二人回到宫中,已接近子时。

        入宫头一件事便是去见林枫,那小子正在阿尔纳的寝宫里呢。

        在门外就能听见阿尔纳的娇喘声,两个人正打的火热。

        门口宫女下跪:“奴婢参见二位娘娘。”

        “他们开始多久了?”

        “这……”

        “说!”

        “已经半个时辰了。”

        “荒唐,作为君王,这样沉迷女色,难道不想要自己的身子了么,难怪人家说皇帝都是无道昏君!”

        阿柔在身后扯了扯她:“红夜,算了,男人不都这样么,你跟林枫在一起的时候,最长都超过一个时辰了。”

        也是,什么事轮到自己,就都放宽松了。

        谁让阿尔纳长的那么有异域风情呢,男人见了她,骨头都要酥了。

        “去,告诉他们,我们有话要跟皇帝说。”

        “可是……”

        宫女没这个胆子,皇帝临幸妃子,她怎么敢进去拆台呢。

        钟红夜不等,一脚踹开寝宫大门。

        进去后,阿尔纳的脸色都变了,这狐狸精正坐在林枫身上呢,搔首弄姿的,媚态到极点,面红耳赤,像是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

        郡主赶忙遮羞:“你们?你们怎么进来的?”

        “开门不就进来了么,把衣服穿好,我们找林枫有事情谈。”

        唉,拆台的是钟红夜,林枫不好说什么,要换做关爽的话,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

        他躺在床上,就差手里有根烟:“干嘛呢,这么没礼貌。唉,下不为例啊。”

        “你就知道在宫里猎色,都不出去走走,外面乱成什么样了。”

        “怎么了?有人谋反?!”

        “没有,但也差不多了,满京师都在传闻先帝爷有个私生子在这儿,而且是真正的七皇子,你的皇帝位置要保不住了,你还有心情跟女人做……唉!混小子,真是为你操心!”

        “是么?”

        “衣服穿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跟阿柔去书房等你。等下阿尔纳也来,把身上的汗擦擦,像什么样子!”

        半个时辰后,书房。

        钟红夜和阿柔两人只在宫外待了一天,就听到谣言上百起。

        大街小巷的百姓全都在说这件事呢。

        事态已经制止不住了,需要有人站出来澄清事实,一个人说话不够,满宗族的人都为他说话才管用。

        这会儿,阿尔纳最先听明白了事情的原由。

        “我知道了,此事发生的太巧,太紧凑了,想必是宗族的人干的,故意让皇上去求他们,好漫天要价。皇上刚抄了他们的家,就有私生子的消息传出,哪有那么巧的。”

        很有道理。

        林枫摸索着下巴,迟疑中走来走去。

        这是阴谋和阳谋的结合体,极难破除,就是把宗族的人全给杀了,谣言也已经起来了。

        想根除是根除不掉的,得去求那些宗族老人。

        钟红夜满脸的无语:“你看看,出事了吧,让你别那么着急,你抄家,人家立刻就有办法对付你,事情弄成这个样子,你怎么搞?”

        阿柔小声说:“真会有个私生子站出来么?”

        “有没有的都不重要,怎么禁止这些话才是当务之急。”

        见林枫陷入了僵局,阿柔和阿尔纳又想不出计策,钟红夜让她们先去准备点饭菜。

        “相公,你现在是首尾难顾了,我看,把那些钱财都退还给宗族们好了。”

        “你说什么?退?皇帝要向臣子委曲求全么,现在给了钱,就证明我输了,他们会提出更多的条件,那我怎么办?当一个傀儡?”

        “谣言是会毁了你的。”

        “私生子……七皇子……宗族的王八蛋们真能造,如果突然间冒出一群私生子来,一群七皇子,是不是这个谣言就会被打破了?”

        扰乱!

        钟红夜心头一闪:“你……你是想要变出一群私生子,让大家觉得这根本就是捏造的?”

        他会心一笑:“说对了,一个私生子可能被人信以为真,一群私生子会被人当成笑话。”

        “这不是玷污先帝的名声么。”

        “顾不得那些了,先稳住我自己的名声吧。你不是常跟阿柔在外玩耍么,你们去制造谣言,我给你们钱,所有的书院、茶馆里那些多嘴多舌的人,都买通。”

        下有对策,上就有政策,皇帝都玩不过臣子,那还混个屁。

        谣言需要花几天的时间去制造,而在早朝上,已经有大臣提出了这件事,说是要清除异端邪说,派人捉拿什么私生子。

        万万不能捉拿,子虚乌有的事,一捉拿,麻烦就来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你越对这件事上心,百姓就越相信它是真的。

        “今天朝会,不谈那些乱七八糟的,朕要说的,是宗族子弟坑害百姓的事。刑部尚书马士召在么?”

        “臣,马士召,在。”

        “宗族的调查,你去负责,给你十天期限,把他们的劣行都给朕找出来。”

        “臣……臣……”

        “怕得罪人?是朕让你办的。”

        马尚书跪在地上,恳求林枫罢免他的官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