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历史军事 - 刚当县令,就被女土匪绑了在线阅读 - 第221章 乱

第221章 乱

        “哈哈哈,你们漕帮可真霸道,不让我们做生意?那你们能买下我们的药材?损失的钱,你们给补上?”

        显然不可能,七个帮派的药材,漕帮怎么舍得花这笔钱。

        花钱是要看利益的,哪有人会去做赔本的买卖。

        “罗帮主,往年,你也收过不少本帮的恩惠,多少生意都是我们帮衬的,现在让你们帮点小忙,就那么难么?”

        “恩惠?齐长老这话也好意思说,漕帮无利不起早,对你们自己没好处,你们会帮我做生意么,真是可笑,要是帮助,大家都是相互帮忙的,不存在谁帮谁。对不住了,在下帮中还有要事,先走一步。”

        说着,罗帮主起身就要出门,结果却被几个漕帮的打手给拦在门口。

        几人横刀相向,一脸的冷漠。

        其余人也看懵了,几个意思,漕帮打算只手遮天么。

        “齐长老,你们漕帮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来了就是朋友。本帮对朋友一向客气,如果不是朋友,那就只能是敌人了。”

        “哼!我就不信,你们敢对我动手!老子的海蛇帮也不是吃干饭的!我手下那三万弟兄可不白给!”

        说完,他就要动刀,然而,不知道从哪儿发出的一枚飞镖,正中罗帮主的后脖子。

        就一下,人挂了,笔直的躺在地上。

        此一幕,震惊了全场所有人,其实漕帮本来也只是为了吓唬人而已,根本没打算真杀人。

        要知道,海蛇帮人数也有几万人,加上今天在场七个帮派呢,要是团结起来的话,漕帮还真不是对手。

        当着这些大佬的面杀死一个一起来的客人,不等于给所有人都来个下马威么。

        漕帮几个长老有点慌张了,没想搞出人命来。

        齐长老快步来到尸体旁,看着罗某人睁大眼珠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没安排人当杀手啊。

        “爹!——爹!”

        外头,罗帮主的儿子冲了进来,望着父亲的尸体,肝肠寸断:“爹!!!”

        声音,震动的响彻着整个大厅。

        另一位帮主按耐不住了,手中断刃朝漕帮的几个长老指着:“贵帮也太霸道了吧,我们今日可是来给张长老吊唁的,来了就是客!你们是什么意思,当众杀死罗帮主,是想杀鸡给猴看么?该不会还想着把我们全都杀光吧?”

        齐长老立即解释道:“薛老大,你不要误会,人不是我们杀的,罗帮主他……”

        事到如今,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人死在漕帮的寨子里,门外站着的全是自己帮中兄弟,百口莫辩了。

        “好个漕帮,好个灵堂,全是骗子,想把我们一网打尽,是不是?”

        “你千万不要误会,没有这样的事啊!”

        另外几个帮主也不服气了。

        “漕帮太过分了,丝毫没有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

        “当众杀人,为天下武林同道所不齿!”

        “天鲨帮的人何在?!”

        门外,七八个人弟子听到吆喝,一起冲了进来。

        “万海帮弟子给我进来!”

        “鲶鱼寨徒众!”

        “七风帮的人进来!”

        陆陆续续,大殿内堵满了人,看样子,是要火拼了。

        眼见如此,钱秋月憋不住,要去阻挠,但被林枫拉着。

        “我帮有难,我得站出来。”

        “没看清楚情势么,杀死罗某人的,不是你们漕帮的人,而是挑起争斗者。我算看明白了,始作俑者要的就是一个字——乱,想要搅浑了京师的水,不只是帮派,而是要全部都乱起来。”

        大道理,钱秋月懒得管,她只想保住漕帮。

        当面杀人,这样的事,从漕帮成立以来就没听说过,就是放在江湖的任何一个帮派,都是耸人听闻的,这可是公然与所有水路帮派的人为敌啊。

        她推开林枫,径直走到大殿中间。

        此时,罗帮主的儿子还在咆哮:“漕帮!我日你先人!我父亲是带着诚心来吊唁死者的,给你们漕帮人颜面,可你们——你们却杀了我的父亲!这笔血海深仇,我们绝对不会忘记!还请几位叔伯替我罗家做主!”

        全场谁也没在意钱秋月,站在大殿里的人太多了,压根没人管她。

        人群纷纷指责漕帮,打算大动干戈。

        齐长老慌的不知所措:“各位,不要冲动!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说!”

        “搞清楚个屁!你们行凶杀人,还需要搞清楚么?想把我们都杀掉?哼!那得看看你们漕帮的牙口够不够结实!先尝尝老子的刀法!”

        “慢着!”

        钱秋月一声喊话,全场人肃清,朝她看过去。

        这人是谁啊,没见过。

        “我就是漕帮帮主——钱秋月!”

        说着,她摘掉自己的一撮胡子,将发髻也放了下来。

        女子的形象突然转变。

        “啊?是……是帮主!帮主,您不是被人抓到皇宫里去了么?”

        “谁告诉你的,本帮主出了趟门而已。”

        万海帮的万帮主审视着她:“还真是钱帮主,你既然在这儿,为什么不早点站出来,难道说,杀死罗帮主的事是你做的么?你今天必须给我们大家一个合理的说法!”

        “我不知道这件事,不过我可以保证,杀死罗帮主的人,绝不是漕帮弟子!”

        “你保证?笑话,红口白牙的一句话,就想糊弄过去,太轻描淡写了吧。罗帮主的儿子还在这儿呢,你问问他信不信,在座的各位信不信,纯属胡扯!”

        是的,现在也没有任何办法证明漕帮的无辜。

        霎那间,钱秋月已经没了话语,刚才着急站出来,可是语言都没组织好。

        漕帮的安危,现在背在她的身上,说错一句话都是要人命的。

        而漕帮更不可能为了堵住天下人之口,把在场的人全给杀了,那就更说不清楚了,瓶口能封得住,人口还怎么封,人多眼杂,她无计可施。

        说错话,漕帮会被整个江湖所唾弃。

        “钱秋月,你说啊,怎么不说了?”

        “我……”

        身后传来了掷地有声的男子话音:“人是我杀的。”

        哟呵,还真有人承认这件事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