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网游竞技 - 顾医生他腹黑又宠妻在线阅读 - 第12章 算了,弄巧成拙了!

第12章 算了,弄巧成拙了!

        姜宁这才看了一眼。



        宋沣:【姜宁,在吗?】



        宋沣:【我听你哥说你被辞退了?要到我公司吗?】



        宋沣:【有事情的话,你可以联系我,不用客气。】



        姜宁依旧没回。



        她看向了紧闭的洗手间的门,里面传来流水的声音。



        她寻思着,要怎么才能把顾言深哄好。



        今天大抵是自己冲动了。



        别说工作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蔡美晶的手术。



        把顾言深得罪了,对自己并没好处。



        姜宁叹口气,认命的站起身,直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不就是主动。



        那一层膜都没了,也没有守贞的对象,她不需要矫情。



        在洗手间门口,姜宁深呼吸,而后她推开了洗手间的门。



        顾言深洗完澡,还没穿衣服。



        姜宁的眼神落在这人身上,就想起一词——遛鸟。



        她故作镇定,没有捂住自己的眼睛。



        顾言深淡定自若的拉过浴巾把围住腰身。



        而后,顾言深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一句话都没说。



        姜宁在顾言深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纤细的手就这么拽住了顾言深的粗硬的手指。



        “顾言深……”姜宁第一次连名带姓叫着顾言深的名字。



        顾言深没理会,下一秒就要把自己的手拽出来。



        姜宁的动作更快,就直接跳到了顾言深的身上。



        她搂住了顾言深的脖子,顾言深猝不及防,踉跄了两步,下意识的托住了姜宁的屁股。



        “姜……”顾言深开口。



        姜宁没给顾言深说话的机会,直接堵住了顾言深的嘴。



        她没什么经验,这样的吻甚至看起来没任何的章法。



        但偏偏硬生生就把顾言深给撩了起来。



        他的眼神越来越沉,下一秒就反客为主。



        “你在干什么?”顾言深阴沉问着。



        “你!”姜宁很认真。



        说完,姜宁挣扎了一下,顾言深的浴巾掉下来了。



        这下,姜宁是红着脸,眼神变得心虚和局促。



        顾言深冷笑一声:“姜宁,你的脸呢?有事求着我,做什么都可以?”



        姜宁不吭声。



        她被不上不下的架着,有些难受但是又无法反抗。



        见顾言深没继续的意思,姜宁也觉得羞愤,想挣扎着下来。



        她不做了还不行吗?



        结果——



        姜宁错愕了。



        她被直接抵靠在瓷砖壁上,冰凉的触感,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



        再后来,就是铺天盖地的畅快,逼着姜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等姜宁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被放在了大床上。



        顾言深的眼神依旧沉沉的看着姜宁,一字一句在低声警告。



        “姜宁,不要让我知道你做出婚内出轨的事情,不然后果自负。”最后四个字,顾言深咬的很重。



        姜宁分不清这样的感觉。



        她总觉得自己幻觉了,老把顾言深和那个牛郎重叠在一起。



        一样的酣畅淋漓,一样的怦然心动。



        只是牛郎会哄着自己,顾言深就只会威胁自己。



        姜宁的走神,让顾言深的表情越来越冷。



        这下,顾言深直接松开姜宁,懒得理会。



        姜宁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明天要吃药。



        而今晚的一切,都是自己惹来,想着,姜宁还觉得委屈。



        越是委屈,越是想哭。



        加上这段时间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姜宁也就真的这么哭出声了。



        她的声音压的很低,贴着枕头,哭着哭着就把枕头都给弄湿了。



        “姜宁,跟着我很委屈?”顾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回来,阴沉问着。



        姜宁胡乱擦干净眼泪:“不是。”



        “那你哭什么?”顾言深不达目的不罢休。



        “想到奶奶还在医院,有些难受。”姜宁说的半真半假。



        “呵——”顾言深冷笑,“上床前和我谈条件要工作,上床后就和我提你奶奶的手术?”



        姜宁:“……”



        算了,弄巧成拙了。



        怎么解释都是错,所以姜宁选择闭嘴。



        这一次,姜宁干脆闭眼睡觉。



        大抵是累了,她昏昏沉沉的睡着,后面的事,她什么也都不知道了。



        顾言深看着姜宁装死的样子,最终倒是气笑了。



        ……



        姜宁和顾言深在顾家呆了一个周末,两人就离开了。



        他们的协议就只是在顾家的时候需要住在一起,别的时候各自安好。



        所以顾言深送姜宁回了锦鸿公寓。



        车子在公寓楼下停好,姜宁还没来得及开口,顾言深就已经看了过来。



        “把东西收拾好,没必要的就不要带,现买。”顾言深是在命令。



        姜宁拧眉。



        “我们结婚了,你住外面,爷爷知道了怎么想?”顾言深一眼就看出姜宁的想法。



        姜宁:“但是——”



        “没有但是。”顾言深直接否决了,“给你半小时,我让司机接你过去。”



        这话就是没有回旋的余地,姜宁想辩解几句,顾言深已经关上车窗,开车离开了。



        姜宁看着黑色的路虎从自己面前消失,她忍不住腹诽。



        霸道!暴君!



        但姜宁没胆子反抗,她转身认命上楼。



        才走到公寓门口,姜宁就解到了叶栗来的电话。



        “姜宁,姜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叶栗的声音兴奋无比。



        “什么?”姜宁莫名。



        “我刚才去人事处,在转正名单上看见你了。你没有被辞退,还直接转正了!现在你是一名正式的女主播了。主持一档早间新闻,虽然收视率不高,也不是黄金时间,但是最起码是好的开始了。”叶栗像机关枪一样,说的飞快。



        姜宁被叶栗说的一愣一愣:“什么意思?”



        事情变化的太快,有些措手不及。



        “台里肯定就会给你电话了,你等着好消息啊,我要去跟组了。”叶栗立刻就挂了电话。



        果然,叶栗才说完下一秒,原来的制片人林贤钊已经给叶栗打了电话。



        和之前的态度截然不同,现在简直就是讨好。



        “小姜呀,我想来想去,还是你主持这个节目最合适,所以明天你回来上班,化妆师,衣服我都安排好了。”林贤钊说的和风细雨的。



        姜宁沉默三秒:“好。”



        林贤钊主动让自己回去,她当然不客气。



        当时姜宁脑海里就闪过一个人,顾言深。



        可她不是弄巧成拙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