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网游竞技 - 医冠楚楚闪婚老公夜里掐腰宠姜宁顾言深在线阅读 - 第104章 这个名字,好熟悉…

第104章 这个名字,好熟悉…

        顾言深的出现,让现场的人都看向了顾言深,显然,大家都松口气。



        “宁宁,是你来了吗?我要出院,你和护士小说说。”钟美玲也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顾言深挥手,护士立刻起身,就朝着病房外走去。



        “宁宁?”钟美玲不安的又叫了一声。



        “妈,我是顾言深,我和宁宁已经结婚了。”顾言深主动自我介绍。



        “你是宁宁老公啊。”钟美玲点点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但是下一秒,钟美玲就微微愣怔:“你说你叫什么?”



        “顾言深。”顾言深淡定的重复了一遍,并没任何不耐烦。



        钟美玲好似变得安静,就这么一直在重复顾言深的名字,弄的顾言深有些莫名。



        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顾言深并没着急开口,而是耐心的等着钟美玲继续说。



        “这个名字,好熟悉……”钟美玲许久才缓缓说着。



        顾言深挑眉,不动声色的站着。



        最起码在顾言深的记忆里,自己和钟美玲并不认识。



        若是认识,和姜宁也不是这样的方式认识了。



        “不过我想不起来了,但是我肯定听过这个名字。”钟美玲拧眉。



        而后钟美玲摆摆手:“不重要,我叫你阿深好不好?”



        “好。”顾言深点头。



        钟美玲冲着顾言深招招手,顾言深走了过去,钟美玲就这么牵着顾言深的手。



        好似想认真的看着顾言深,但是钟美玲却怎么都看不清。



        “我这眼睛,已经设呢么都看不见了。”钟美玲叹口气。



        “妈,我听医生说,您是没了角膜?”顾言深顺势聊着天。



        钟美玲倒是笑了笑:“阿深啊,这件事你可不要在宁宁面前提及,宁宁会难过,她压力已经很大了,我们牵连宁宁太多了。”



        “嗯?”顾言深很安静。



        显然钟美玲这里,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最起码这些事情,姜宁从来没和自己提及。



        姜宁在自己面前,偶尔发发小脾气,但是你想真的走到姜宁的心底很难。



        起码顾言深就不认为自己做到了。



        他看不透姜宁的真实想法,甚至姜宁说喜欢你的时候,你都不敢相信。



        总觉得姜宁带着几分的目的,让你揣测不透。



        而现在,顾言深甚至有一丝不安的预感。



        说不上来为什么,直觉的认为钟美玲说的事情,并非是自己喜欢听见的。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顾言深依旧很安静。



        钟美玲叹口气,才松开顾言深,在椅子上坐下来。



        “当年她爸爸染上赌博,把姜家赔了一个空。我再出事后,姜家所有的压力都在姜宁的身上。姜家一分钱都没有,加上我婆婆心脏不好,也一直长期再用药。”



        钟美玲说到了姜家但是的情况,狼狈而极端。



        顾言深就只是安静的听着,并没打断钟美玲的话。



        这部分,姜宁也从来没和顾言深说过,顾言深知道的姜家所有的事情,都是最近发生的各种意外。



        而顾言深查过姜宁,很普通的身份,一张纸就可以交代的清清楚楚了。



        “这种情况下,哪里都要钱,姜宁那时候刚成年,四处给人打工。甚至都没告诉我。”钟美玲说着叹口气。



        “但是这种钱,杯水车薪,根本顶不住姜家但是欠债,还有我的医疗费等等。所以当时有买家上门,要买我的角膜。”钟美玲继续说着,“我就背着宁宁卖了,宁宁知道后,一直指责自己无能,这件事给宁宁的压力很大。”



        这话,让顾言深的眼神微眯,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画面。



        但是顾言深抓不到最为关键的线索。



        “再后来,我手术失败,在床上就一直昏迷,宁宁扛下了所有的事情,唉——”钟美玲叹口气。



        而后她才缓缓继续和顾言深说着:“所以千万不要和宁宁提及这件事。”



        “妈,你知道当年你的角膜卖给谁了吗?”顾言深不动声色的问着钟美玲。



        钟美玲好似在思考,但是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顾言深并没追问,就只是耐心的等着。



        一直到钟美玲忽然想到什么:“难怪我觉得你这个名字熟悉。当年我记得角膜就是给了一个姓顾的。但是叫什么我忘记了,这名字估计也不是真名。”



        “那你记得是谁从你这里买的角膜,大概什么时候吗?”顾言深不着痕迹。



        钟美玲倒是点点头:“我记得,我出事之前一个月多,因为要有钱了,才可以手术。”



        顾言深单手抄袋站在原地,他推算了时间。



        这个时间点,恰好就是自己手术成功的时间点。



        江明的角膜给了自己,难道真的这么巧合吗?



        顾言深依旧不动声色。



        这件从来没被自己怀疑过的事情,忽然之间就变了样。



        “是一个女人,叫陈君。”钟美玲给了答案。



        顾言深的脸色微变,因为江怡璐的母亲就叫陈君。



        当年的事情发生的很突然,顾言深从一个天之骄子忽然坠入谷底,他一下子看不见,顾言深的打击很大。



        若不是那个小女孩一直陪着自己,顾言深真的觉得自己可能走不出来。



        而江明救自己过世,后面的事情,顾言深没再问过,因为这件事,也是顾言深不想提及的事情。



        终究是愧疚,终究也是一条人命。



        特别是这些年来,江怡璐和陈君不断的提醒自己,他的角膜是江明的。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pua,顾言深想反抗,却被狠狠的压住,无法反抗。



        想到这里,顾言深越发显得冷静。



        “对了,阿深,你怎么忽然问这些?”钟美玲都是忽然想到什么,问着顾言深。



        “没什么,想了解一下宁宁的事情,毕竟有些事情,宁宁不会和我主动说。”顾言深从容不迫的开口。



        钟美玲点点头:“是啊,宁宁不会说。这件事,我想瞒着,只是没瞒住。后来宁宁也看见了那个合约,所以宁宁也知道我的角膜去了哪里。”



        说着钟美玲摆摆手:“算了,这件事都这么多年了,别提了。”



        顾言深的脸色更沉了:“你说宁宁知道您的角膜最终给了谁?”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