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网游竞技 - 医冠楚楚闪婚老公夜里掐腰宠姜宁顾言深在线阅读 - 第269章 我相信我看见的

第269章 我相信我看见的

        “顾言深,我不要跟你回家。”姜宁转身,冷静的和顾言深说着。



        顾言深也很淡定,没理会姜宁现在的情绪,拽着姜宁就朝着车子走去。



        姜宁不是顾言深的对手,就算不愿意,现在也已经被顾言深拽上车。



        车门从里面反锁,姜宁拼命的要打开车门,但是无济于事。



        姜宁甚至是恼羞成怒的看着顾言深。



        “放我下车,我要下车。”姜宁在怒吼。



        顾言深没理会,发动引擎,车子朝着前方开去。



        姜宁的情绪一下子上来,完全崩溃了,就这么拽着顾言深的手,企图和顾言深抢方向盘。



        “姜宁,你不要命了吗?”顾言深低吼一声。



        但是下一秒,顾言深就控制住了姜宁,车子很快从打滑的状态变成平稳的状态。



        姜宁还是不断的在深呼吸,在这样的情况下,姜宁好似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



        但姜宁的眼神里少了以前的光彩,多了一丝的阴暗,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车内变得安静。



        顾言深的手拽着姜宁的手,快速的开车朝着公寓的方向开去。



        40分钟后,车子停靠在公寓的地下车库。



        顾言深下了车,绕到姜宁的面前,带着姜宁下了车。



        姜宁的眼神依旧带着对顾言深的恨意,并没任何的迟缓。



        这样的态度,明白的告诉顾言深,她不接受顾言深的任何解释,她只相信自己看见的。



        甚至在顾言深牵住自己的时候,姜宁已经快速的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是拒绝顾言深的任何碰触。



        顾言深低敛下眉眼,把自己的心思藏的很好。



        而后,顾言深跟着姜宁朝着电梯走去。



        姜宁很清楚,自己无法反抗,所以姜宁没有挣扎,但是不意味着姜宁放弃了。



        一直到电梯在公寓门口停靠下来。



        顾言深开门,姜宁被动的朝着公寓内走去。



        公寓的门关上,姜宁转身看向顾言深:“顾言深,我们离婚。”



        很平静的口吻,甚至都没了之前的歇斯底里,不带任何的情绪。



        这证明是姜宁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顾言深的眼神落在姜宁的身上:“这个问题,我说了,绝无可能。”



        这一次,顾言深的薄唇微动,但还没来得及拒绝姜宁,姜宁的声音就已经打断了顾言深的话。



        “顾言深,我看见了,看见你在公寓里,看见我妈妈从公寓跳下来。”姜宁一字一句。



        “还有,刚才田蕾的事情,我也亲眼看见了。”她在强调亲眼看见。



        每一句话,姜宁都说的不带任何玩笑的成分,是在指控顾言深杀人。



        顾言深的手心微微攥拳,眸光平静的落在姜宁的身上。



        “你就这样定罪,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顾言深反问姜宁。



        姜宁很冷淡:“我相信我看见的。”



        没任何玩笑的口吻,心平气和。



        甚至在姜宁的话语里,顾言深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情绪起伏了。



        顾言深拧眉朝着姜宁的方向走去,一直到在姜宁的面前站定。



        姜宁安安静静的看着顾言深,倒是没后退:“我只要离婚,爷爷那边,我会说清楚,爷爷说过,我真的和你过的不好,他会支持我。”



        甚至就连顾展铭,姜宁都搬出来了,这种态度平静的要命,完全不给任何面子。



        顾言深一动不动的在姜宁面前站定。



        “说完了吗?”顾言深看向姜宁。



        姜宁没说话,被动的站着,但是她的眼神也没任何的闪躲。



        这是没任何商量余地的意思。



        顾言深很淡的点点头:“你母亲不是我推下去的。田蕾也不是我杀的,在你进来的瞬间,田蕾就中弹了,我并没开枪。”



        这些话,顾言深也说的很平静,安静的看着姜宁。



        姜宁低头听着,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等姜宁再抬头的时候,她眉眼里尽是嘲讽:“你以为我会信吗?公寓我看见你了,电梯也是证据,警方是站在顾家,我怎么可能得到真实的结果呢?”



        字字句句清晰,一字一句都是在反驳顾言深。



        “另外,仓库的事情,我在现场看的清清楚楚,难道这也有错?顾言深,你不要把我当傻子一样在骗着。”姜宁嗤笑一声。



        是真的不信。



        而后姜宁推开了顾言深,快速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顾言深跟进去,姜宁已经把自己的行李箱拿了出来。



        这是当时和顾言深结婚的时候,姜宁带的自己的东西,甚至收进去的一切,都是姜宁最初带来的。



        顾言深给的,姜宁一个也没拿。



        “姜宁。”顾言深的眼神越来越冷,声音都透着阴沉,“我说了,你只能在这里。”



        “我要离婚。”姜宁的态度也很坚定。



        甚至姜宁收拾行李的动作都没停下,每一个字都说的清清楚楚:“我没办法和杀人犯在一起,顾言深,面对这种事,你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吗?”



        姜宁逼着自己冷静,而顾言深抢下姜宁的衣服,甚至顾言深看着姜宁的时候都显得格外严肃。



        “我说了,这件事——”顾言深的耐心也逐渐消失。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姜宁挣脱掉自己的手,怒吼。



        “好,我们冷静一下,但是,你只能在这里,不能离开。”顾言深一字一句说的明白。



        甚至顾言深看着姜宁的表情都不带任何玩笑的成分。



        “顾言深,你想怎么样,你这是软禁!”姜宁不敢相信的看着顾言深。



        “你觉得是,那就是,现在你只能在这里呆着。”顾言深的话不带任何情绪。



        姜宁深呼吸,就在这个时候,姜宁的手机振动。



        她低头看向来电,是宋沣的电话。



        姜宁想到自己让宋沣帮忙调查的事情,所以想也不想的就接了起来。



        顾言深自然也看见了,他的眼神瞬间阴沉下来。



        大抵是因为宋沣的电话,也因为之前宋沣对姜宁的追求。



        “宋大哥。”姜宁叫着宋沣。



        宋沣很淡定的开口:“你让我查的事情,我查了一下,我问了赌场那边的人,姜奕最近在赌场很疯狂,肆无忌惮,然后输了大概五六千万了,根本填不平,但是他一心想着回本,赌场当然不会让他这样搞。”



        说着,宋沣微微停顿,因为宋沣的停顿,姜宁的情绪也跟着紧张起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