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20章 蛋糕有毒

第20章 蛋糕有毒

        顾眠几乎要哭出声来。



        就在厉霆深要一举占有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



        门外的人似乎很着急,一直在重重敲门,“大少爷,您在吗?”



        顾眠如获大赦,是佣人的声音!



        厉霆深箭在弦上,却硬生生被按住,脸色顿时一冷,不悦道,“什么事!”



        “大少爷,不好了,尹小姐和二少爷都中毒了!”



        床上的两个人皆是一怔!



        厉霆深边起身边问道,“送医院了吗?”



        “已经第一时间送过去了,老夫人也赶过去了,叫我来通知您一声。”



        “知道了。”厉霆深径直走进了浴室。



        顾眠爬起身,听见浴室里传来的水流声,无力地扯了扯唇角。



        她就知道,事关尹落雪,哪怕厉霆深再难克制自己,也会第一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再赶去医院。



        顾眠的衣服被厉霆深扯坏了,她去衣帽间找了一件穿上,刚要离开,便看见厉霆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男人刚洗完澡,只在腰间围了条白色浴巾,水珠顺着他的腹肌和人鱼线流下,性感得致命。



        但他此刻看着顾眠的眼神却是格外阴沉!



        顾眠眉心微蹙,下意识地问道,“怎么了?”



        “星泽说是吃了你做的蛋糕才中毒的。”



        顾眠指尖一颤,“怎么可能?我没下毒!”



        “你先跟我去医院再说。”



        ......



        半小时后,两个人来到医院。



        厉老夫人已经坐在抢救室外的长椅上等着了。



        “奶奶,怎么样?”顾眠急忙上前问道。



        厉老夫人拍拍她的手,“还在里面洗胃呢,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就是得吃点苦,眠丫头,你不要担心,没事的。”



        “老夫人,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没事啊?”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华丽的美妇人,是尹落雪的母亲何美茹。



        “老夫人,您不心疼自己的亲孙子,我还心疼我女儿呢!”何美茹愤愤地瞪着顾眠,“她刚出狱回来,就下毒谋害我的女儿,简直罪该万死!我现在就报警把她抓起来,让她把牢底坐穿!”



        厉老夫人正色道,“事情还没查清楚,你就一口咬死是我们家眠丫头做的,未免太武断了吧?”



        “他们两个是吃了顾眠做的蛋糕才会中毒的,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我们家眠丫头没这么蠢,这么明目张胆在蛋糕里下毒,是生怕别人不会怀疑她吗?”



        何美茹被怼得说不出话来,顿时更气恼了,“您一口一个您家的,是铁了心护着这个杀人凶手了?”



        她望向厉霆深,“霆深,你说句话。”



        “何姨,你先消气。”厉霆深俊美的脸上探究不出情绪,语气是一惯的疏离冷淡,“先等人出来再说。”



        何美茹这才闭了嘴。



        没一会儿,抢救室的门被打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何美茹急忙上前问道,“我女儿怎么样了?”



        “两个人都已经脱离危险,厉少爷明天就能出院了,尹小姐的身体本来就比较虚弱,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最好多住几天院。”



        厉老夫人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都住院了还说没事吗?”何美茹怒道,“也不知道我们家落雪是造了什么孽了,被顾眠害了一次又一次!老夫人,今天这事,您一定要给我个说法,不然我就报警处理!”



        厉老夫人望向顾眠,“眠丫头,奶奶问你,你有没有在蛋糕里下毒。”



        顾眠不卑不亢地回答,“奶奶,我没有。”



        “好,奶奶相信你。”



        “老夫人,这毒也不一定下在蛋糕里,说不定二少爷和尹小姐是吃了别的东西呢。”厉老夫人的贴身佣人张妈开口道。



        “先回病房问问星泽再说。”



        一行人来到病房,厉星泽醒着,正躺在病房上哼哼唧唧,一副难受的样子。



        看见顾眠,他瞬间炸了,“你还有脸来!你在蛋糕里放了什么东西!”



        “你先别急着指控。”厉老夫人严肃道,“说不定是你误食了别的有毒的东西。”



        “奶奶,都到这个时候了您还向着她说话!”厉星泽既生气又委屈,“晚饭是我们一起吃的,饭后我没吃别的东西,只带着她做的蛋糕去找落雪一起吃,然后我们两个就中毒了!”



        厉老夫人问道,“蛋糕这么甜,你没喝点什么?”



        “......喝茶了。”



        “老夫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何美茹当场不愿意了,“您的意思是,星泽是在我家喝了我的茶才中毒的?您怀疑我在茶里下毒?”



        “我没这么说,但事情总要问清楚。”



        “我有病啊下毒害自己的女儿,而且我向来最疼星泽了,怎么可能下毒害他!”



        说话间,医生敲门进来,“厉老夫人,蛋糕的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里面的确有毒。”



        顾眠一怔!



        何美茹差点没笑出声,理直气壮地开口道,“我就说是顾眠做的,老夫人,您就算再护着她,也得讲道理,就像一年前,是她做的就别想逃,您再护着也没用。”



        厉老夫人板着脸,“眠丫头已经说了,不是她下的毒,我相信她。”



        “都这个时候了您还嘴硬呢。”何美茹望向厉霆深,“霆深,你奶奶偏心,但你才是最公平的决断者,你说句话。”



        厉霆深转头看着身旁的女孩,“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顾眠直视着他深邃冷沉的双眸,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心还是被他的态度刺痛。



        他不相信她,只相信和在乎尹落雪。



        “不是我。”



        顾眠听见自己的声音。



        一如一年前,尹落雪摔下楼,她一遍又一遍的解释。



        “可是蛋糕是你独自完成的,并没有旁人经手。”厉霆深陈述道。



        顾眠的心像被针扎般难受,“那你想怎么样?把我送进监狱继续坐牢吗?”



        厉霆深眉心一蹙,“顾眠,我在跟你好好说话!”



        “我没有下毒,你想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去查。”



        何美茹拿出手机,“还有什么好查的,我这就报警抓你!”



        “妈妈,不要报警!”



        门口处,尹落雪着急地操控着轮椅进来,“这是家事,不要惊动警方,免得影响厉家的名声。”



        厉星泽瞪了顾眠一眼,“你看看落雪,处处为厉家着想,不像你,一心只知道害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