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30章 小宝遇险

第30章 小宝遇险

        “不见了?”顾眠抬手指了指餐区,“刚刚在那边吃东西的。”



        “不在,我找了一圈都没找到。”



        “怎么会这样?”顾眠眉心一蹙,“我们赶紧分开找吧。”



        “好。”



        庄园很大,厉霆深陪着顾眠屋里屋外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人。



        两个人很快跟裴谨川碰了头,“找到了吗?”



        “没有。”裴谨川拧眉,“我问过大门那边了,小宝没有离开,应该还在庄园里。”



        顾眠有点不安,“要不跟季太太说一声,让大家一起帮忙找吧。”



        裴谨川思忖片刻,冷静的道,“说不定小宝只是贪玩自己跑开了,这么多客人,惊动他们不太好。”



        “那我们继续找。”顾眠突然想起了什么,“我想起来了,我能找到小宝!”



        顾眠拿出手机,“我送了一个儿童手表给小宝当礼物,方便他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电话接通,但一直没有人接听。



        “怎么会这样?”顾眠意外,“刚刚吃东西的时候,我还看见手表戴在小宝的手上,我叮嘱他别乱跑,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裴谨川问道,“手表有定位功能吗?”



        “有,但我没有开启,因为这涉及到裴先生你的隐私。”



        裴谨川立刻道,“你现在开启。”



        “好。”



        顾眠点开app,开启定位功能,很快发现小宝的定位,就在庄园内,只不过离前院比较远。



        众人顺着定位的位置找去,远远看到一处玻璃制作的花房。



        顾眠暗觉不妙,快步跑上前,看见小宝晕倒在花房里!



        “小宝!”



        裴谨川想打开花房的门,但却开不动。



        他抬脚狠狠踹了几脚,没能踹开。



        季总接到厉霆深打来的电话,匆匆拿着钥匙赶来,“哎呀!孩子怎么会被锁在里面?我这就开门!”



        花房的门被打开,裴谨川第一时间把小宝抱出花房。



        其他人听到动静纷纷赶来,季太太着急地询问道,“孩子这是怎么了?”



        “小宝花粉过敏!”裴谨川着急的道,“家里有没有家庭医生!”



        “我来!”路朗先生立刻上前,为小宝检查,“不好,他待在花房里太久,引起过敏性休克了,现在送医院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裴谨川狠狠一颤,脸色骤变,急忙哀求道,“路朗先生,您有办法吗?求您一定要救救小宝!”



        路朗先生没回答,直接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解开小宝身上的衣服给他施针。



        但几针落下,小宝依旧没醒。



        路朗先生叹气,“不行,孩子的支气管严重堵塞,黏膜水肿,必须施针刺激穴位,使支气管畅通,才能抢救回来。但这几个穴位实在太危险了,深一分或浅一分,都会导致立刻死亡,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师兄路明能把握好,我没有这个能力。”



        路朗先生望向裴谨川,“还是送医院吧,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顾眠上前,跪在小宝面前,趴在他的胸口听了听,“来不及了,最多只有三分钟的黄金抢救时间了!”



        “我知道来不及,可我根本救不了!”路朗先生懊恼的道。



        顾眠看着昏迷的小宝,朝路朗先生伸出手,“针给我,我来!”



        路朗先生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来?”



        “噗......”人群中传来尹落雪的嗤笑声,“顾眠,你虽然是医学院毕业的,但路朗先生都不敢下针,你居然敢?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人命关天,不能再拖延了!”顾眠拿过路朗先生手里的银针,立刻消毒。



        “顾眠,你真的疯了?”尹落雪开口道,“你知不知道这一针下去,要是人死了,你可是要坐牢的,你刚刑满释放从牢里放出来没几天,难道又要回去吗?”



        所有人都被这话惊呆,将视线落在跪在小宝面前的顾眠身上。



        女孩低垂着眼眸,没人看得到她此刻脸上的神情,只能看见她拿着银针的手在轻轻颤抖着。



        尹落雪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急忙道歉,“对不起顾眠,我不是故意说出来的!我是怕你摊上事,一时情急才口无遮拦,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眼泪在顾眠的眼眶里打转,她不用转头去看,就能想象得到在场的人是什么表情。



        先是震惊和意外,紧接着是鄙夷和嘲讽。



        从坐牢的那天起,她就知道,她这辈子都要接受这样的眼光。



        顾眠强忍着眼泪,转头望向了裴谨川,哽咽的嗓音里带着一丝倔强的祈求,“我想试试。”



        再不试就没有任何机会,小宝的生命就会戛然而止!



        他还那么小,不应该就这样离开!



        裴谨川从绝望和诧异中回过神来,看到顾眠的双眸时,坚定地点头,“你试!真有不测,我不会怪你!”



        顾眠收回视线,深呼吸一口气,找到穴位后,稳稳落针。



        路朗先生震惊地看着她落下的每一针,“你......你怎么......”



        尹落雪看见路朗先生的表情,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看样子这讨人厌的孩子今晚是死定了,跟他一起完蛋的还有顾眠。



        什么医学院高材生,医死了人,职业生涯就彻底完蛋了。



        想起不久后,顾眠会一无所有被扫地出门,成为丧家之犬,她就觉得心里痛快极了!



        顾眠施针结束,紧张地看着昏迷不醒的小宝。



        尹落雪酝酿了一下情绪,哭着开口道,“可怜的孩子,居然就这么没了,顾眠,都怪你!这么小的孩子死在你的手里,你的良心能安吗?我要是你,就跟着他一起去,以死谢罪!”



        季太太听得头疼,“尹小姐,你能少说两句吗?”



        尹落雪抹着眼泪,“季太太,我和你一样,是真心心疼孩子,所以才忍不住说实话的。”



        季太太看着她,“裴先生都说不追究厉太太的责任,你倒在这做起判官来了,就算要追究,也轮不到你在这说三道四。”



        尹落雪被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握紧轮椅扶手,暗暗咽下这口气。



        顾眠没有在意她们的对话,一心只在小宝身上。



        突然,小宝的嘴巴像是动了一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