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41章 爱的是我

第41章 爱的是我

        顾眠神色微冷,“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人在做天在看,你好自为之吧。”



        “你是在教训我?”尹落雪操控轮椅来到她身旁,“顾眠,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和我说话?”



        “我没心情教训你,但你记住,再敢害小宝,连霆深都保不住你。”



        顾眠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尹落雪朝着她的背影喊道,“霆深哥不仅能保住我,还能为了我不惜对裴谨川动枪呢,顾眠,他爱的人是我,永远都是......”



        顾眠强忍着眼泪,加快脚步离开。



        ......



        晚上,尹落雪和何美茹突然被保镖带到了厉霆深的书房。



        “霆深哥。”尹落雪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温柔地看着厉霆深,眼里写满了爱意。



        厉霆深看了站在一旁的程序一眼,程序走到尹落雪面前,抬手就是一耳光。



        “啪!”



        重重一巴掌落在尹落雪的脸上,她顿时感觉眼冒金星,崩溃地大喊道,“程序,你干什么!”



        何美茹急忙护住尹落雪,下意识地望向厉霆深,“霆深,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啊!”



        坐在书桌后面的男人双眸微眯,“我不打女人,但不代表你不该打。”



        尹落雪捂着脸,泫然欲泣,“霆深哥......”



        厉霆深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开口道,“小宝才五岁,你再讨厌他,可以冲着裴谨川去,不该对一个五岁的孩子下这种毒手!”



        “我没有!”



        “你有没有,我会不清楚?你觉得我是相信裴谨川给的证据,还是相信你连心虚都藏不住的谎言!”



        尹落雪哭着道,“霆深哥,裴谨川冤枉我!”



        “所以你的意思是,裴谨川蠢到伪造证据来欺骗我?你知道裴谨川是什么人吗?你觉得普通人有这个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挖地三尺把那个服务生挖出来招供?”厉霆深冷笑道,“从你打了他儿子一耳光,他肆无忌惮地加倍奉还给你时,你就应该知道,他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偏偏你蠢到了无可救药,不仅继续跟他作对,还对小宝下死手......到现在还敢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你是不是要裴谨川把所有证据公诸于世才肯承认!”



        尹落雪抖如糠筛,“霆深哥,裴谨川的确是冤枉我了,我是让那个服务生带小宝去花房了,可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没想害死他啊!我怎么知道他花粉过敏!”



        厉霆深没说话,只是低笑了一声。



        站在一旁的程序开口道,“尹小姐,您特意去护士站问过小宝的情况,早就知道他有严重的花粉过敏,您是故意想害死小宝的,所以厉总才会这么生气。”



        “霆深哥,你相信我,就算我知道他花粉过敏,我也没有真的想害死他!”尹落雪崩溃大哭,“他老是招惹我,我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才想收拾一下他。我想着,他花粉过敏,把他关进花房里,就会浑身发痒长疹子,我真的以为只是这样,没想让他死啊......”



        程序差点没翻白眼,“尹小姐,您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花粉严重过敏会导致死亡,这一点您不可能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霆深哥你相信我呜呜呜......”



        “霆深,落雪真的没想害人!”何美茹直接朝着厉霆深跪了下来,“落雪一向善良,热衷公益事业,她怎么可能故意想害死一个小孩子呢?霆深,别人不相信,你也一定要相信她啊!”



        “我相不相信已经不重要了。”厉霆深淡声道,“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



        程序把书桌上的两份文件送过去递到她们手上。



        “这是什么?”尹落雪翻开文件一看,瞬间瞪大了双眼,“股份转让协议?裴谨川要用五个亿收购我和妈妈手里的股份?开什么玩笑?这跟白送给他有什么区别!”



        “本来就是白送给他,五个亿不过是走个过场,是他大发善心给你们的利息。”



        “凭什么!”尹落雪怒道,“以尹氏集团现在的市值,我和妈妈手里的股份加起来起码值七八十个亿,凭什么白送给他!我是害过他儿子没错,但他儿子毫发无损,凭什么要我拿出尹氏集团!”



        “你应该烧高香庆幸他儿子没事,要是有事,就不是拿出尹氏集团这么简单了,以他的手段,你们母女两个都别想活。”



        “霆深,不可以啊!”何美茹急忙哀求,“落雪她爸走得早,我们母女两个就指着尹氏集团活下去,现在要白送给别人,我们两个以后还怎么活啊?”



        “你们两个手里的股份加起来,占尹氏集团的63%,他要拿走58%,生下的5%留给你们,算是养老钱。”



        “那也不行!”何美茹愤愤道,“落雪说得没错,他儿子现在毫发无损,凭什么要我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想要讨回公道,我还就是了!我芒果过敏,我可以当着他的面吃一箱芒果让他解恨,这样总行了吧!”



        厉霆深唇角微勾,没有说话。



        “尹太太。”程序开口道,“厉总是在通知二位,而不是在跟你们商量。”



        尹落雪狠狠一颤,急忙操控轮椅上前,“霆深哥,你帮帮我,你一定有办法解决他的,对不对?你今天不是为了我动枪了吗?你一定会护住我的对吗!”



        厉霆深冷沉的双眸看着她,“我是有办法解决他,但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我不会去做。”



        尹落雪满脸绝望,手中的文件掉落在地。



        她还以为,白天的那一枪,是厉霆深护她的信号,她以为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她的!



        厉霆深靠在椅背上,“裴谨川倒是还提出了另一个方案。”



        尹落雪一喜,“什么方案?”



        “你嫁给他,成为裴太太。”



        “这怎么可以!”尹落雪傲娇地翻了个白眼,“他哪里配得上我!”



        程序一脸无语,裴谨川好歹是海城首富,以尹家现在的情况,如果不是有厉总护着,连给裴谨川提鞋都不配。



        厉霆深道,“所以我替你拒绝了这个提议,答应他用尹氏集团作为对小宝伤害的补偿。”



        何美茹见木已成舟,坐在地上哭喊了起来,“我的命真是太苦了,丈夫早死,现在连集团都保不住,要拱手送人,我以后可怎么活呀......”



        程序眉心微蹙,“厉总向来喜欢有担当的人,尹太太,您现在这个样子,只会被人看不起。”



        “妈妈,别哭了。”尹落雪提醒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连霆深都不愿意帮我们了,我能不哭嘛......”



        “我说别哭了!”



        尹落雪沉沉地吼了一句,何美茹这才停了下来。



        尹落雪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愧疚地开口道,“霆深,虽然我没想害死小宝,但的确得罪裴家了,我愿意承担,愿意付出代价,哪怕裴谨川要得过头了,我也愿意听你的。”



        何美茹一急,“落雪......”



        “妈妈,签字吧。”



        尹落雪打断她的话。



        何美茹只能照做。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招惹裴谨川。”厉霆深警告道,“回去吧。”



        “好。”



        何美茹推着尹落雪回到家,着急地问道,“落雪,我看你真是疯了,就算不想违逆霆深,也不能真的签字啊!”



        “妈妈,你别急。”尹落雪冷静地开口道,“霆深态度坚决,不是我们拒绝签字就真的能不签的,这个字今天是签定了,唯一的区别,是我们主动签,还是程序按着我们的头签。”



        何美茹默默流泪,“所以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是的,与其被按头签,还不如我乖乖听霆深的话。”



        “可是没有了股份,咱们娘俩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妈妈,尹氏集团跟厉氏集团比,算得了什么?”尹落雪帮她擦去脸上的眼泪,“等我嫁给霆深,成为厉家的女主人,有的是花不完的钱,谁还会在乎这百八十亿的。”



        “说的也是。”何美茹道,“当初要不是我们去求霆深帮忙,尹氏集团也早就不值钱了。”



        “所以啊,霆深才是摇钱树,我们不能因小失大。”



        “还是我女儿眼光长远,我太没有远见了。”



        “妈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过苦日子的,等我嫁给霆深之后,你的日子会比现在好过千倍万倍。”



        “乖女儿......”



        ......



        书房里,厉霆深点上一根烟,静静徐徐地吸着。



        “厉总。”程序敲门进来,“我已经让人把协议送去给裴谨川了。”



        “嗯。”



        “尹小姐虽然不高兴,但厉总的确不可能为了她跟裴氏集团硬碰硬。”



        “是吗?”厉霆深勾唇。



        裴谨川是个聪明人,所以最后才提出了他能点头的条件。



        可如果他坚持要别的,结局就没有现在这么和谐了。



        “太太在哪里?”



        “应该在陪老夫人。”程序汇报道,“因为您保了尹小姐,老夫人很生气,太太一直在安慰她。”



        厉霆深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有话就说。”



        “厉总,按理来说,今天这件事最生气的应该是太太,您要不要跟她解释一下?”



        “没什么好解释的。”



        顾眠一直不喜欢尹落雪,只会越描越黑。



        ......



        厉霆深在书房开了个跨国的视频会议,回到主卧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顾眠已经睡了,像往常一样,给她留了一盏床头灯。



        厉霆深看着她熟睡的模样,莫名心安。



        他进浴室洗了个澡,躺到床上,抱住身旁的女孩。



        原本以为她已经睡熟了,没想到她突然动了一下,翻身过来看着他。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