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59章 接我太太

第59章 接我太太

        你看不出来吗?”路朗先生笑着道,“被我宣布死刑的病人,被你一个小丫头救回来了,在别人看来,你的医术不就是在我之上了?这是什么概念。厉总不希望你成为这样的焦点人物,所以才会强行推给我。”



        “师父,我不太明白。”顾眠开口道,“我并不是追逐名利的人,学医也只是为了治病救人,但难道不是越出名就越能救更多人吗?就像您一样,名声在外,自然就有需要的人慕名来找您看病。”



        “你还是太年轻了。”路朗先生道,“这个世界上,多的是人心险恶,你一旦有了超凡的医术,就会有人对你动歪心思,远的不说,我师兄神医路明就是名声在外,多少人想得到他据为己用,所以他才会失踪,至今杳无音讯。”



        “神医路明我也没少听说,霆深就一直在找他,但一直没消息。”



        路朗先生叹了一口气,“老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就是这个道理,对我们来说,名声是把双刃剑,这一端可以救治更多人,另一端却也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所以眠眠,那天晚上,厉总果断保护你,是没错的,最起码不能让你一夜成名。”



        “我明白了,我本来也就不喜欢高调,现在拜在师父门下安心学习就好。”



        “你性格沉稳不爱张扬,师父不担心你。”



        ......



        路朗先生花了一天的时间给顾眠摸底,发现她跟自己想象中一样,医理极通,只是缺乏经验。



        经验这东西是靠时间积累的,他敢断定,不出两年,顾眠的医术绝对能远超他。



        而在这个世界上,医术超过他的只有师兄神医路明。



        他很难不把顾眠和师兄联想到一起,但顾眠并不认识神医路明。



        他看得出来,顾眠没有说谎。



        那就只能说明这个孩子是个可遇不可求的好苗子。



        路朗先生再次庆幸自己收了她为徒。



        顾眠从没来过中医堂,一天的时间下来,发现中医堂看病只收药品成本价,不仅不赚钱,还在倒贴。



        从其他人口中得知,路朗先生给上流圈子看病赚取的高额诊金,是用来补贴中医堂的开支的,变相的劫富济贫。



        顾眠也很庆幸有这样济世为怀的好师父。



        路朗先生请客吃晚饭,算是顾眠的欢迎宴。



        顾眠自然不能拒绝,给厉老夫人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不回去吃饭,便跟着大部队去了提前预定好的餐厅。



        六点半,劳斯莱斯停在中医馆门口。



        厉霆深拿出手机,给顾眠打电话,却没有人接听。



        他以为顾眠在忙,便吩咐司机,“进去提醒太太下班。”



        “是。”



        司机立刻下车,没一会儿便折返回来,“先生,太太她没在,里面只有两个值班的医生,说太太出去聚餐了。”



        厉霆深眉心微蹙,“地址问到了吗?”



        “问到了。”



        “现在过去。”



        ......



        餐厅里,顾眠是主角,难免要被敬酒。



        她喝了不少,脸蛋红扑扑的,样子格外诱人。



        有两个年轻的男医生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根本挪不开。



        厉霆深站在包厢门口,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俊美的脸上寒意遍布。



        顾眠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对上厉霆深幽深凌厉的视线。



        顾眠的酒瞬间醒了几分。



        其他人也注意到门口站着的男人,不由好奇。



        看他的穿着气质,就不是普通人。



        “厉总,你怎么来了?”路朗先生起身问道。



        “当然是来接太太回家。”厉霆深收起眼底的锋芒,走到顾眠身侧,亲昵地摸了摸她的脸,“醉了?”



        “还好。”



        在场的人除了路朗先生,全都震惊了。



        顾眠居然结婚了?



        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



        顾眠倒是不在乎让别人知道自己结婚,毕竟这也能省去很多麻烦。



        “我们还没吃完。”路朗先生开口道,“厉总有事可以先去忙,我会照顾眠眠,晚点会把她安全送回家。”



        “我已经下班了。”厉霆深勾唇,“路朗先生应该不会介意多双筷子吧?”



        路朗先生颇为诧异。



        他以为厉霆深是厉老夫人派来接顾眠的,为了应付奶奶不得不来一趟,没想到他居然要坐下一起吃。



        “当然不介意。”路朗先生道,“厉总不介意我们这里粗茶淡饭就好。”



        “路朗先生客气了。”



        顾眠身旁的女孩立刻识趣地往旁边挪,服务员加了份餐具,路朗先生又加了几个菜。



        厉霆深拿起酒杯,“初次见面,我敬诸位一杯,还望诸位以后多关照我太太。”



        他这话说得很客气,但在场的人还是感觉得到,他骨子里带来的矜贵,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厉总客气了。”



        “厉太太很和气,跟我们相处得很好。”



        众人纷纷应了声。



        厉霆深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顾眠安静地坐着,自顾自吃东西。



        厉霆深给她夹着菜,“少喝点酒,多吃点菜。”



        他难得的温柔,却令顾眠心里又闷又难受。



        如果不是昨晚亲耳听到他说的那句话,她或许不会这么难受。



        可是她已经听到了,无论他此时此刻多温柔,又或者是师父说的,他曾经保护过她,她都觉得是讽刺。



        路朗先生看出顾眠自从厉霆深来了之后兴致不高,加上其他人也都觉得不自在,便没有再叫酒,准备早点结束饭局。



        他叫来服务生买单,却被告知已经买过了。



        今天订的餐厅价格偏贵,手底下的人请不起客,唯一有可能抢着买单的,只有厉霆深。



        “让厉总破费了。”路朗先生直接道。



        “这顿应该我请,毕竟我太太还需要大家关照。”厉霆深牵起顾眠的手,“那我们就先走了。”



        “好。”



        顾眠跟着他走出餐厅,却不想上车。



        “你先回家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厉霆深看着她,“我陪你。”



        秋风凉爽,马路上散步的人不少。



        两个人并肩而行,谁都没有说话。



        手机突然响起,顾眠看见是个陌生号码,接了起来。



        挂断后,顾眠停下脚步,转头望向身旁的男人,“你动我手机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