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06章 主动献吻

第106章 主动献吻

        四目相对。



        顾眠眼神闪躲,厉霆深则是面无表情地问道,“有事吗?”



        顾眠从口袋里拿出手表,“来给你送东西。”



        “扔了吧。”厉霆深冷声道,“我嫌脏。”



        顾眠拿着表的手轻轻一颤,“如果是因为被我碰过嫌脏,可以让杨妈消个毒,好好擦干净,这么贵的东西,丢了可惜了。”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脏。”厉霆深倚在门框上,冷冷看着她,“昨晚我打扰了你和裴谨川的好事,你很失望吧?”



        “我没有!”顾眠急忙解释。



        厉霆深冷笑一声,直接转身进了屋。



        顾眠忙不迭地追了上去,“昨晚的事情我听师父说了,你误会了,我跟谨川之间什么事都没有。”



        厉霆深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顾眠猝不及防,直接撞上男人的胸膛。



        她急忙退开两步,“抱歉......”



        “谨川?”厉霆深双眸微眯,深不见底的眼里迸射出一抹凌厉,“叫得挺亲热啊......顾眠,我是不是告诉过你,我们还没有正式领结婚证,你现在跟他在一起是出轨!”



        “我什么时候跟他在一起了?”顾眠蹙眉,“昨天我根本没想到会遇到他,更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厉霆深的脸色阴沉如水,“就算你对他没想法,那他对你呢?昨晚我要是没闯进去,你们能忍得住不做点什么吗!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发烧的时候一直在叫他的名字!”



        “不可能!”顾眠想都不想地开口道,“我怎么可能叫他的名字!”



        就算她发着烧神志不清,也不可能叫裴谨川的名字的。



        裴谨川对她而言顶多只能算是普通朋友,并没有重要到这种程度。



        厉霆深冷笑,“所以顾眠,你觉得我在骗你是吗?”



        顾眠轻轻摇头,“你没有理由骗我。”



        “你知道就好。”



        顾眠无力辩解,低垂着眼眸,双手紧紧抓着衣角,轻声道,“可是我跟他真的没什么......”



        厉霆深看着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胸口的怒意消散了几分,语气也缓和了不少,“要真有什么,你觉得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



        顾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手表放在茶几上,“我先走了。”



        “我让你走了?”厉霆深睨着她,“顾眠,你是不是忘记昨晚自己对我做的事情了?”



        顾眠猛地抬头望向他,“我......我不知道......”



        “是吗?”厉霆深直接抬手扯掉她脖子上的围巾,“既然不知道,围着这个干什么?”



        顾眠的脸红到了耳根。



        她脖子上全是吻痕,根本没法见人,只能跟杨妈借了围巾围上。



        顾眠低下了头,嗓音像蚊子轻哼,“这是你弄的?”



        “不然呢?你希望是裴谨川,对吗?”厉霆深讥诮道,“顾眠,你知不知道你昨晚有多主动。”



        顾眠的脸红到了耳根,“是我冒犯你了,我跟你道歉。”



        “你也知道冒犯我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烧得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



        厉霆深咬牙,“所以如果我没有找到你,或者晚去一会儿,你就会主动给裴谨川献吻,是吗?”



        “不,不是这样的!”顾眠抬起头,清澈的眼底满是坚定,“哪怕发烧了,我也一定确认那个人是你才会吻上去的,这辈子除了你,我从来没有碰过别的男人。”



        厉霆深的怒意顿时消散了不少,“你最好说到做到。”



        顾眠拿过他手里的围巾,“那我先走了。”



        “站住。”厉霆深叫住她,“昨晚忙着救你,忘记换药了,你现在给我换。”



        顾眠:“......”



        “我帮你打电话叫医生来换吧。”



        “不行。”厉霆深拒绝,“我最讨厌别人碰我。”



        顾眠只能硬着头皮拿来医药箱,等厉霆深掀起衬衫看见他后腰上的伤口时,眉心顿时一蹙。



        “你洗澡了?”



        “我哪天不洗澡?”



        “我的意思是,你洗完澡为什么不上药啊?这样伤口很难愈合的。”



        “不愈合不是更好?”厉霆深笑笑,“它可以随时提醒我,我为你受的伤还没好,你就抛弃我了。”



        顾眠的心疼得难受,强忍着泪帮他上药。



        “可以的话尽量不要洗澡,洗澡的时候贴上防水贴,洗完要及时上药。”



        厉霆深冷着脸,“我说了,不愈合更好。”



        “你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顾眠紧抿唇角,“而且你很快就要跟尹落雪结婚了,受着伤怎么举办婚礼啊?”



        听说厉家斥资十位数,准备给尹落雪举办一场盛世婚礼。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顾眠耳边响起,“我跟落雪结婚,你就真的无动于衷吗?”



        顾眠拿着棉签的手一顿。



        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一想起他要娶尹落雪,她的心就痛。



        可是她别无选择。



        她不能连累舅舅,也不能连累他跟厉家决裂。



        坚持不离婚,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了。



        顾眠强忍着眼泪,开口的嗓音听上去洒脱又淡然,“我昨晚去盛世皇朝,就是参加你和尹落雪的婚前party,祝福你们的,霆深,祝你幸福。”



        厉霆深的嗓音刹那间冷了下来,“顾眠,你有什么资格祝我幸福!”



        顾眠吓得狠狠一颤。



        下一秒,厉霆深便转过身来,抬手握住顾眠的双肩,“你说,你有什么资格祝我幸福?”



        “霆......”



        顾眠刚要开口,面前英俊的脸突然放大,厉霆深吻住了她的唇。



        男人没有给她反抗的余地,强势地将她按进沙发里,惩罚般的吻很快令顾眠透不过气来。



        他还没上好药,顾眠担心会碰到伤口,急忙推搡着他的胸膛。



        厉霆深没理会她,扣住他的双手手腕,继续加深这个吻。



        顾眠无力反抗,也知道她越反抗,他只会越激烈,所以不敢动弹。



        直到她快要透不过气来,厉霆深才终于离开她的唇。



        顾眠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厉霆深深邃的双眸里没有丝毫温存过后的柔情,“祝福我?想跟我彻底划清界限,是吗?”



        顾眠既难过又委屈,咬牙反问道,“你要跟尹落雪结婚,难道我们之间不应该划清界限吗?”



        男人的眼神冰冷得可怕,“好,既然要划清界限,你是不是该还给我?”



        顾眠有点懵,“还你什么?”



        “昨天你强吻了我,刚刚我还给你了。”厉霆深勾唇,“昨晚我在你身上留下的吻痕,你也应该还给我。”



        顾眠瞪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厉霆深冷然道,“你在我身上留下一模一样的吻痕,多一个不行,少一个也不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