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24章 都交给你

第124章 都交给你

        顾眠没有隐瞒,“她需要一把利剑去对付厉宏宣和他外面的那些女人,你放弃了厉家没有资本可以帮她报仇了,她需要重塑你,所以想让我们离婚,让你娶孙家小姐。”



        “孙家?”厉霆深蹙眉,“有天生隐疾的那个?”



        “你知道啊?”



        “孙家跟厉家向来是宿敌,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自然知道。不过孙家这件事瞒得很好,没几个人知道。”



        “原来如此。”



        厉霆深给顾眠夹着菜,“我妈是觉得我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适合娶孙小姐,想让我成为孙家的女婿对付厉氏集团?”



        “嗯。”



        “那你怎么说?”



        “我当然不同意了。”



        厉霆深略显欣慰,“所以她骂了你,还让柳妈打你了?”



        “我当然不会傻到莫名其妙挨打,当场就反抗了。”



        厉霆深这才安心,“做得好。”



        顾眠看着他,“我把你妈气到打镇定剂了,你不生气啊?”



        “换成我在场,她就不止是打镇定剂这么简单了。”厉霆深神色微冷,“我最讨厌别人算计和利用我。”



        顾眠莫名心疼他。



        柳清俞的这个决定,完全没有考虑厉霆深的感受,直接把他当报复丈夫的工具了。



        谁会希望被自己的母亲利用呢?



        顾眠猛然想起一件事,“霆深,你妈不会跟厉宏宣一样,拿我舅舅要挟我吧?”



        “她不敢。”厉霆深淡然道,“厉宏宣那边我也警告过了,他不敢动你舅舅。”



        顾眠忍不住在心里感慨,这都跟厉宏宣决裂了还敢警告他呢,果然很任性。



        “对了,季太太给我打电话,说言慕律师居然主动联系她要帮她打官司,你不用给她找律师了。”



        “好。”



        厉霆深向来对别人的事情不感兴趣,所以顾眠也没再多说季家的事。



        ......



        晚饭后,厉霆深直接去了书房。



        没一会儿,顾眠便敲门进来。



        “怎么了?”厉霆深抬眸看她。



        顾眠把手里的两张银行卡放在他面前,“这张是我的工资卡,以后交给你保管,密码是你的生日。另一张是之前我怀孕的时候奶奶给我的,后来孩子没了我把卡还给她,她不肯收,非要我留着,里面应该有不少钱,都交给你。”



        厉霆深挑眉,“厉太太,你这是干什么?”



        “你不是在找合适的投资吗?肯定需要本钱的,你拿着吧,我相信你的能力,肯定能赚到钱的,你多赚点钱,或许你母亲会更有安全感。”



        厉霆深勾唇,“你是不是怕我听我妈的,跟你离婚去娶孙小姐,所以想让我多赚钱好让我妈打消这个想法,嗯?”



        顾眠摇摇头,“如果你妈能轻易让我们离婚,说明我们的婚姻脆弱得不堪一击,所以我没这么想。我只是觉得,现在或许是我们在经济上最困难的时候,更应该毫无保留地凝聚在一起,一起去努力。”



        厉霆深起身走到她面前,“顾眠,你有没有想过,我生来就是厉氏集团继承人,所以才会有之前的成就。而现在我跟厉家没有关系了,或许就会从此变成一个普通人,再也回不到巅峰。”



        顾眠认真想了想,道,“其实我觉得心态很重要,只要你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坦然面对得失,也能活得很自在。”



        “所以霆深,如果你的余生真的没办法有所成就,我也希望你能坦然接受,谁说普通人就不会过得开心幸福呢?这个世界上大部分都是像我这样的普通人,难道我们活不成你们金字塔顶端的样子,就不用活下去了吗?”



        “那你呢?”厉霆深凝视着她,“你能接受你的丈夫碌碌无为吗?不再是厉氏集团总裁的我,连裴谨川都比不上。”



        “你为什么要跟他比啊?”顾眠认真道,“不管你是天之骄子还是碌碌无为,你都是我爱的厉霆深,不需要跟任何人比。”



        “只是有一点,如果你真的碌碌无为,那就要改变你自己的消费观了,我们有多少能力就过什么样的生活,不能眼高手低。”



        听杨妈说,厉霆深之前每个月的开销都是上亿的,随便开瓶红酒都要几百万。



        她就算是给人诊脉诊到吐血,也没办法支撑这样的开销啊。



        所以必须给他打好预防针。



        由奢入俭难,但再难也要学会接受现实。



        厉霆深低笑出声,“好,我以后尽量省着点花。”



        ......



        晚上八点,厉霆深准时教顾眠防身术。



        虽然累,但顾眠学得很用心。



        学会是为了保护自己,没有理由懈怠。



        厉霆深很满意她的态度,但一点也没放水。



        一个多小时下来,顾眠感觉腰酸背痛。



        她去泡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厉霆深已经靠坐在床头等着她。



        “厉太太,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你说。”



        “既然你给了我钱,我也不能白要,我决定开家公司开始创业。”



        顾眠很赞成,“好啊,这种事你不用跟我说的,自己决定就行,反正我也不懂,给不了什么意见的。”



        “你是出钱的大股东,我当然要跟你请示。”



        顾眠笑得花枝乱颤,“那我全权放手,你大胆去干吧。”



        “好。”厉霆深看着她,“今晚还想练习近身搏斗吗?”



        顾眠想起昨晚的画面,直接往旁边挪了挪,“我困了,要睡觉!”



        昨晚亲到最后,两个人都难受得不行,顾眠冷静了一个多小时才睡着。



        厉霆深没有勉强她,关上灯抱她入睡。



        ......



        季家的离婚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庭,在帝都的上流圈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最令人意外的,是言慕律师居然接了职业生涯以来的第一桩离婚案件,不少人都在猜测他和季太太之间的关系。



        作为季太太的朋友,顾眠在庭审这天也去了法院旁听。



        季太太看见顾眠,高兴地打招呼,“顾眠,这里!”



        顾眠朝她微笑,一眼看见了她身旁的男人。



        言慕很年轻,看着只有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气场却是强大而沉稳的。



        他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西装,五官英俊,金丝边眼镜更显温和。



        “我给你介绍,这位是言慕言律师,言律师,这是我的好朋友顾眠。”



        言慕朝顾眠伸出手,“顾小姐,久仰。”



        顾眠诧异,“言律师认识我?”



        言慕笑笑,“路朗先生的爱徒,我当然有所耳闻。”



        “原来如此,我学艺不精,还请言律师多多关照。”



        “顾小姐自谦了。”



        庭审很快开始。



        言慕作为原告律师,不急不缓地站起身,摘下了脸上的眼镜。



        顾眠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要戴眼镜了,摘下眼镜的言慕,气质完全不一样,眉眼间的凌厉和冷冽极具震慑力。



        只消一眼,就能让人心生畏惧。



        他极具条理地陈述了季先生婚内出轨并在外育有一子的事实,在被对方律师否认后,直接拿出了那个孩子和季先生的照片。



        两个人长得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根本抵赖不掉。



        “怎么会这样!”观众席第一排的老太太站起身激动的道,“我把乖孙保护得很好,你是怎么拍到他的照片的?我要告你侵犯隐私和肖像权!”



        顾眠不用猜就知道这是季太太的婆婆。



        “肃静!”



        随着法官提醒,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



        言慕继续道,“被告的确把私生子保护得很好,但他婚内出轨并生子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如果法庭有疑虑,我申请被告与其私生子做dna检测。”



        在事实面前,季先生没再继续狡辩,承认了这段父子关系,并且愿意接受季太太提出的财产分割。



        就在顾眠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言慕却笑着望向了季先生,“分割什么?被你转移资产后的空壳公司吗?”



        “你胡说什么?”季先生当即否认,“我没有!”



        言慕直接拿出季先生在季太太知道他出轨后开始转移资产的证据。



        季先生彻底慌了。



        他做得滴水不漏,根本不可能被查出来。



        可没想到言慕不仅查到了,并且拿出了实证!



        他知道言慕很厉害,但完全没有想到能厉害到这种程度!



        季太太当场泪流满面,原来丈夫在那么早之前就开始防着她了!



        从时间上看,甚至她躺在医院做手术的那天,他都在忙着转移资产!



        他转走了大部分,准备用剩下小钱的跟她离婚做了断!



        在证据面前,季先生根本无从抵赖,最终以真实资产计算,被季太太分走了一半。



        季老太太当场晕了过去。



        顾眠只觉得大快人心。



        退庭后,她冲着季太太挥了挥手,直接离开。



        刚走出大门外,便被人叫住,“顾小姐。”



        顾眠停下脚步,转身看见言慕朝着她走来。



        他重新戴上了金丝边眼镜,气质温和沉稳。



        “言律师,有什么指教吗?”



        “指教不敢当,前阵子我一直在国外忙着,现在总算是回国了,之后也会长期留在帝都,听说你医术超群,我想请你当我的家庭医生。”



        顾眠原本想说,他年轻力壮的,有什么小病小痛直接去医院就行,不需要花这个钱。



        但转念一想,他实在不是差钱的人,听季太太说他打赢今天这场官司就能拿走好几个亿的提成,她这一千万实在不算什么。



        思及此,顾眠便没再客气,“多谢言律师抬爱,这是我的荣幸。”



        “那就这么说定了,留个电话,改天约时间签订合同。”



        “好。”



        ......



        顾眠打车回到中医堂上班。



        没一会儿,两个熟悉的身影便走了进来。



        顾眠眉心微蹙,“你们怎么来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