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网游竞技 -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 第135章 先婚后爱

第135章 先婚后爱

        杨妈道,“是程序给我打的电话,不是先生。”



        顾眠没再说什么,她现在行动不便,有杨妈在的确好很多。



        “太太,您饿不饿?我去给您煮点宵夜吧。”



        “我不饿,你扶我去洗漱吧。”



        “是。”



        顾眠洗漱好,去床上躺了下来,心里却乱糟糟的。



        顾行知能平安回来,她很高兴。



        让她难受的是厉霆深。



        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越来越僵了。



        难道好好过日子,真的就这么难吗?



        顾眠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赶走这些凌乱的思绪,闭上眼睛入睡。



        ......



        翌日一早。



        顾眠还没起床,门铃便响了。



        杨妈去开门,看见一个陌生男人站在门外,“你好,请问你是......”



        “顾行知,顾眠的朋友。”



        “顾先生你好,我们家太太还没有起床。”



        “没关系,我等她一起吃早餐。”



        杨妈正犹豫着要不要放他进来,身后便传来顾眠的声音,“行知。”



        “眠眠。”



        “快进来。”



        杨妈只好打开门放行。



        “我给你带了你爱吃的灌汤小笼包。”



        “谢谢。”



        两个人一起去用餐,边吃边聊天。



        “你抓紧时间把身份证补办了。”



        “好。”顾行知笑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



        “对了,你手机给我。”



        顾行知解锁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她。



        顾眠在自己的手机上操作了几下,又拿起他的手机操作,“我给你微信里转了点钱,你先用着,不够再跟我说。”



        “眠眠,我有钱。”



        “你刚从缅北逃回来,能有什么钱啊?跟我不用客气的。”



        顾行知只能点头,“好,听你的。”



        “这就对了。”顾眠道,“我请了两天假,你办好事情就回来这里吃午饭,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好。”



        ......



        趁着出去买菜的功夫,杨妈偷偷给厉霆深打了电话。



        “先生,有个顾先生一早就来找太太了,两个人看上去关系很好的样子,不仅一起吃了早餐,太太还邀请他来吃午餐呢。”



        电话那端的男人冷声道,“所以呢?”



        杨妈:“......”



        什么叫所以呢?



        杨妈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什么特殊情况,我再及时跟先生汇报。”



        下一秒,电话就被挂断了。



        杨妈顿时有点懵。



        她说错话了?



        这工作真是越来越难干了!



        杨妈在准备午餐的时候,顾行知就回来了。



        顾眠问道,“行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准备找什么工作?”



        顾行知笑笑,“帝都竞争激烈,而我有着五年的空白,怎么可能竞争得过别人?”



        顾眠心疼不已。



        顾行知从小就是天才般的存在,原本应该有着无比精彩的未来,却因为这场意外被足足耽误了最黄金的五年。



        “行知,一切都来得及的。”顾眠敛了敛神,道,“你这么聪明,我相信无论在什么时候从头开始,你的人生都能很精彩。”



        “你先找份工作,你的学习能力这么强,一定很快就能融入社会。”



        “眠眠,这些事情我自己会安排,你不用操心。”



        “好,我在中医堂上班,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我知道了。”



        顾眠原本想多知道些他这些年的事情,但又怕勾起他不好的回忆,只能忍住了。



        ......



        顾眠在家休息了两天,脚伤完全好了就去上班了。



        言慕打来电话,“顾小姐,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见摩天大厦的大老板吗?这周日他要举办晚宴,我给你留了两张邀请函,你可以和苏梅一起来参加。”



        苏梅是季太太的名字。



        顾眠一口答应,“谢谢言律师,我会准时去的。”



        虽然跟厉霆深还在冷战,但她还是想去晚宴上看看有没有能为他做的。



        “对了言律师,苏梅姐说周五晚上要请我们两个吃饭,她有联系你吗?”



        “联系了,我会准时赴约。”



        “那周五见。”



        “周五见。”



        刚挂上电话,路朗先生便敲门进来,笑着道,“我听杨妈说,你最近跟一个年轻帅哥走得很近?”



        “师父,您怎么也这么八卦啊?”顾眠失笑,“那是我失散多年的一个老朋友,最近刚团聚,所以多见了几面。”



        “厉总没意见?”路朗先生问道,“我怎么听说,自从他陪你回了趟老家之后,你们两个一直在闹别扭?”



        顾眠没有否认,“因为我知道他在欺骗我,师父,您知道他受伤后为什么一直不让我们给他把脉诊治吗?因为他根本没伤到肾,也没有不能人道。”



        “真的吗?”路朗先生震惊,“这是好事啊。”



        “可这是欺骗。”顾眠唇角微抿。



        “他这么做,应该是想把你留在身边。”



        “我知道,可是后来他有很多机会告诉我真相,但是他没有,一直让我内疚难过。”顾眠低垂下眼眸,“更重要的是,他明明是我丈夫,可是却没有把我的亲人当亲人,这是我无法接受的。”



        “自从我嫁给他之后,一直拿他的家人当自己的家人对待,我却在他身上换不来同等的对待。”



        路朗先生道,“我认识厉总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虽然接触不多,但我多少了解点他的性格。”



        “也许是因为他生来就是天之骄子,他的同理心是很弱的,所以有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一点也没觉得意外。”



        顾眠鼻子泛酸,“我和霆深虽然结婚三年多了,但好像从来没有了解过对方。”



        “现在慢慢了解了,才发现,结婚容易相处难,原来深入了解之后的磨合,才是婚姻里最难走的路。”



        “可这就是一场婚姻的必经之路,或许你们注定是先婚后爱。”



        “可就算是先婚后爱,所有的爱都是我在付出。”顾眠扯了扯唇角,苦涩一笑,“单方面付出的爱,真的能维系一段婚姻走下去吗?”



        “眠眠,师父没结过婚,无法传授你经营婚姻之道,但师父知道,经营一段感情和婚姻都是很难的。”路朗先生拍拍她的肩膀,“比你出师还难。”



        ......



        转眼到了周五。



        下班后,顾眠去花店取提前订好的花,打车去了苏梅家。



        言慕已经到了,顾眠没想到的是,厉霆深居然也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