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效果

        她用力握紧拳头,颤声询问:“阎儿怎会突然去皇寺?我记得你不是进宫了?”



        战阎点头:“是进宫了,不过皇寺出了大事,所以皇上才派了本候前去彻查!”



        战老夫人后背不断渗出丝丝凉意,凭着她对战阎的了解,如果真是林怡琬出了事,他定然不会这般云淡风轻的跟自己说话。



        除非,是另有他人!



        容不得她开口询问呢,战阎已经晦涩说道:“母亲有所不知,幸好咱们侯府早就跟战玉撇清关系了,不然,此番新雅郡主受了烧伤,少不得忠勇王要算在咱们侯府的头上!”



        “什么?”战老夫人面色巨变。



        她咬牙质问:“你是说玉儿害的新雅郡主烧伤?怎么可能?”



        战阎凝眉盯着她:“为何不可能?忠勇王已经派人将他抓走了,只怕凶多吉少!”



        战老夫人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她浑身剧烈颤抖着,一双眼睛也骤然变成血红色。



        那是她的宝贝亲孙子啊!



        他被忠勇王给抓走,还能落得好?



        她再没迟疑,迅速哀求:“阎儿,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毕竟玉儿叫了你这么多年的父亲,你忍心看着他被忠勇王处置?”



        战阎毫不犹豫拒绝:“忠勇王原本就对本候记恨在心,本候若是前去救人,战玉只会死的更快!”



        战老夫人顷刻间僵住,她此时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都怪楼老夫人那个蠢货,出的什么馊主意,还说祸水东引,怎么还引到玉儿头上去了呢?



        原本应该被活活烧死的是林怡琬啊!



        竟然又被她逃过一劫!



        战阎看出她不断变化的脸色,就语调平稳的说道:“母亲既然这么关心战玉的事情,就先去梧桐巷子那边住着吧!”



        战老夫人到底是老狐狸,顷刻间就反应过来,她无法置信的瞪大眼睛:“你要把母亲赶出府去?”



        战阎摇摇头:“并没有,本候只是觉得他终究是你一手养出来的好孙子,他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怎能袖手旁观?”



        战老夫人用力咬了咬牙,这句话倒也不错,现下也只有她能救玉儿。



        就凭着梧桐巷子的那俩废物,只怕玉儿都被忠勇王给打死了,她们还想不出办法。



        她毫不犹豫的开口:“好,我这就收拾一下前去梧桐巷子,只不过,待玉儿的事情解决之后,我还会回来的!”



        战阎没有理会她,径自转身快步离开。



        战老夫人心中隐隐担忧,可她现在没有任何选择。



        她迅速命人把金银细软收拾了不少,这才深夜离开侯府。



        几乎是她的身影刚刚消失,战阎就命令身边的影魂:“去把老夫人的院子一把火给烧了!”



        影魂早就想这么做了,他毫不犹豫的就点燃了火折子。



        看着通天的火光,战阎幽幽开口:“母亲,这一遭,你必然有去无回!”



        话音落下,他就缓步回到墨堂居。



        林怡琬已经沐浴完毕,正等着再给战阎泡药浴。



        她眨着那双琉璃般的眸子,娇媚而又灵动。



        她赤脚跳下床榻,哒哒哒跑到他的面前:“夫君,你回来啦,咱们该泡药浴了!”



        他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整个用力箍在怀中。



        她气息有些急促的开口:“出了什么事情?”



        战阎哑声呢喃:“夫人,原本今晚上的阴谋是针对你的对不对?如果不是你机灵,把火油早就让紫儿调包,眼下被烧的面目全非的就是你?”



        林怡琬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猜出来了,不过也不意外,毕竟他可是当朝活阎王战阎呢。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夫君,我不过是将计就计,顺势而为罢了,反正我就是不吃亏的性子,谁要是算计我,我就百倍千倍的还回去,这样的琬琬你能接受不?”



        战阎忍不住轻笑:“你都能接受我不能人道,我哪里还有资格再嫌弃你?”



        林怡琬挑眉:“你很快就能可以,药浴包不能少,必须要泡足七七四十九天!”



        她伸手就将他推开,赶紧把药浴包倒进桶中。



        看到熟悉的小架子又被搬过来,战阎竟是觉得头皮发麻。



        他迅速阻拦:“夫人,秘戏图就不用了,我觉得这药浴的效果已经十分好!”



        林怡琬凝眉拒绝:“那怎么行,精神疗法和药浴必须要齐头并进,不然,效果就会十分缓慢,你不要被外在的表象给迷惑了,你只是看着行,摸着也行,但是实际上,不中用!”



        战阎浑身僵住,心说,夫人,你这是说的什么虎狼之词?



        再一个,本候到底中不中用?你又如何得知的?



        他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他真害怕自己直接就找她试试。



        又是一个时辰的折磨,战阎都觉得自己快要泡秃噜皮了。



        未免林怡琬再查看药浴之后的结果,他迅速穿妥衣裳道:“夫人,我还有些公务要去处理,你先休息!”



        容不得她答应,战阎就已经先溜了。



        林怡琬就十分惊讶,低头看着那一串串湿哒哒的脚印咕哝:“跑这么快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紫儿在暗处面色古怪的来了一句:“侯爷应该是怕吃你!”



        林怡琬俏脸一红,忍不住挑眉瞪向紫儿:“紫儿,你学坏了呀!”



        说完,她就咣当一声把房门给关紧了。



        紫儿面色复杂的退到守夜的玲儿身边,就看到她正吭哧吭哧翻找炭盆里面放着的小红薯呢。



        她拿了长剑帮她挑出来,她就咧着小白牙笑:“多谢紫儿姑娘!”



        紫儿无奈开口:“你说,咱们侯爷和夫人什么时候能真正做成夫妻啊?”



        玲儿一边斯哈斯哈的往嘴里塞小红薯,一边回答:“等他们打架的时候!”



        紫儿发懵:“打架?”



        玲儿满脸神秘:“对呀,我看着那图上就是两个小人在打架呢!”



        紫儿默默握紧了手中长剑,她很想说,夫人,不是我学坏了,而是你的宝贝傻丫头玲儿学坏了!



        战阎可不知道自从他走后,墨堂居的小丫头们戏很多。



        他回到前院书房,就不断的在屋内走来走去。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影魂实在就忍不下去了。



        他下意识询问:“侯爷,用不用给你把药老给扛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