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都市言情 - 私欲在线阅读 - 第30章教我泡妞

第30章教我泡妞

        我听到尚文娇这样说,就下意识走到门口看了眼外面,果然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红色保时捷,那正是尚文娇的座驾。

        她和尚文婷都开的是保时捷,只不过尚文婷的保时捷更上档次一点。

        我就说文娇,别瞎说,我来这里是有正经事。我怕她不相信,说完又补充道:“不信你打电话问问妈。”

        “正经事,什么正经事,说来听听呀。”

        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啊,我就说你别管了,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子。说完我就挂了电话,不久尚文娇就开着车走了。

        张艳走过来看了看外面,问道:“跟谁打电话呢?”

        我呵呵一笑:“一个朋友。”

        张艳又看了看外面,还是没发现异常,就拉着我的手走向客厅,坐下来就倒了两杯红酒,递给我一杯,说:“赵杰,其实我真没想到你是文婷的未婚夫,不然那次,我也不会跟你……”

        我心说得了吧,你明明就是郭香兰派来试探我的,还跟我说不知情。不够她这样说,我也不能当面揭穿她,就说张姐,你别这样说,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呀。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当时她主动搭讪我,那段时间正是我跟嫣然姐闹得最凶的时候,我总想约个炮发泄下,后来喝了些酒,张艳就带我回家了。

        我们心里都明白,回家就意味着要上床,后来张艳去洗澡的时候,尚文婷忽然打电话说,那是郭香兰的圈套,于是我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溜了。

        “咯咯。那倒是,我们本来也没做什么呐。”张艳抿了口红酒,粉嫩的舌尖缓缓舔过嘴唇,那模样儿真是撩人至极。她说郭香兰把事情的情况都告诉她了,让她多教教我怎么逃女孩子欢心,她说她跟郭香兰情同姐妹,郭香兰的事情就是她的事情。

        我没说话,等着她的下文,说句丢人的,其实我也很想知道泡妞的技巧,为啥赵斌总能坐拥花丛,但我他妈连尚文婷都搞不定,倒不是说我想跟尚文婷怎么样,但身为男人,总是不能咽下这口恶气。

        张艳说,女人是很感性的动物,只要方法得当,很少有泡不到女人。但这个方法不是死的,得因人而异,她说我的目标是尚文婷,尚文婷外表冰冷,内心却很火热,说简单点,其实尚文婷就是典型的闷骚型女人。

        泡这种女人,首先得从言行举止包装自己,不说多么高大上,但看上去至少不是一抓一大把的屌丝男。先拥有一个不让她觉得反感的外表,然后再去泡她。张艳说,女人生来就是好奇的动物,如果你死皮赖脸地追求她,可能会适得其反,如果你装出一种神秘的样子,女人反而会主动靠近你。

        尤其尚文婷这种闷骚女,日常生活中,尽量不要因为讨好而讨好,即便有讨好的举动,也得佯装一副正直的样子。让她觉得你做这些事,不是在讨好她,而是正常反应。

        除此之外,女人心中都有以一个公主梦,喜欢浪漫的场景,张艳就让我挑选时机,准备一个浪漫的惊喜。即便尚文婷表面嗤之以鼻,但她心里也免不了波动。

        张艳给我讲了很多,说是剖析女人都不足为过,我就想啊,如果张艳要是个男人的话,那她身边的女人恐怕都能组建一个加强排了。

        话没少说,酒也没少喝,最后不知不觉就把一瓶红酒喝完了。

        酒后的张艳看起来更加得妩媚妖娆,粉嫩的脸颊如桃花绽放,释放着特别的魅惑。我当时也有点晕了,九月天气还很燥热,酒精作用下,身体更是燥热难耐。

        张艳看到我额头都快出汗了,就指着浴室说:“瞧把你热的,都流汗啦,去冲个凉吧。等会我再给你将最关键的技巧。”

        我傻逼般看着张艳:“还没讲完?!”我鈤,泡妞居然有这么复杂?!

        “那当然,你以为泡妞很简单嘛,再说尚文婷可不是普通的女人,没有金刚钻,你敢揽瓷器活?!我刚才给你讲的都是理论上的东西,没有实践操作是不行的,等会我们就来演戏实践操作。”张艳见我愣住了,就拉着我的手站起来,然后推着我走向浴室,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都扑进我怀里,顿时间,我就被她胸前那两团饱满给顶了一下,真他妈酥软有弹性。

        她身上的香水味一瞬间飘进我鼻子中,刺激着嗅觉,那玩意儿竟然比春药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登时心里就心猿意马了。

        她不好意思地站起来说:“没弄疼你吧。”

        我一边抓头,一边摇头,不疼,就是有点儿充血。

        张艳噗嗤一笑:“这么:“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像个小处男似的,还脸红呢。咯咯。”她一笑,胸前就花枝乱颤;面对这么个口无遮拦的美女,我真的不知所措。

        后来我听张艳的话,去冲了凉。

        等我从浴室出来,她便围着我转了一圈,仔仔细细地看着我身体的每个部位,边说:“洗干净了吗,洗干净就能开始啦。”

        卧槽,她这是什么意思,洗干净就开始,难道她想跟我……

        想到这,我就警惕地看着她说:张姐,你都把我说糊涂了,开始什么呀。

        “实践操作。”张艳说,“我刚才跟你讲的都是理论知识,其实最关键的还是做那种事情的技巧,就当姐姐我吃个亏,免费当你的陪练对象,你就把我当成尚文婷,吻我,让我看看你的接吻技巧。”

        张艳说得一本正经,可我心里就像炸开了,郭香兰只让我学习泡妞的技巧,也没让我跟张艳接吻吧,这事要是让郭香兰他们知道了,非把我活剥了不可。于是我赶忙摆手说:“张姐,谢谢你的好意,但接吻就算了吧,被尚文婷他们知道我就完了。”

        “你不说,我不说,她们又怎么会知道呢?”张艳娇笑道,“你到底想不想学技巧呀,不想学我可不勉强。”

        真是见鬼了,张艳这个闺蜜当得也太称职了吧!

        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另一方面,万一张艳借此机会试探我怎么办,我不能不多留个心眼,于是最后还是拒绝了实践操作。

        张艳见我这样,只好耸肩道:“好吧,随你啦。对了赵杰,既然尚文婷不喜欢你,那她怎么会跟你订婚呢。我可听说尚江龙定下了条件,谁先结婚谁就是江龙集团的继承人,难道你跟尚文婷的事情是假的,她的目的是想继承集团?”

        张艳跟郭香兰是闺蜜,她知道这件事也不是不可能。可我也没敢承认,自从出狱后,我做每件事都特别小心。

        她看到我沉默不语,就笑着说:“看来被我说中了,你和文婷真的是假订婚呢。对了,你帮她,她能给我多少好处呢?”

        我说一百万。

        张艳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才一百万,这也太少了吧。你知道江龙集团市价多少亿吗?一百万就把你打发了,真的太少啦。如果是我的话,怎么也得给你翻五倍呢。”

        我呵呵一笑,什么都没说。

        那天从张艳家里离开后,我就到附近的商场买了一身行头,从头到脚,花了五千多块钱,真让我够肉疼的。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如果能让尚文婷对我改变态度的话,花五千块真是小钱了。

        换上新买的衣服,照了照镜子,别说还真是大变样。后来我把发型也换了,剪掉长发,换成半寸头,虽然没什么造型,但看上去却显得阳刚之美。无形中,我身上似乎也有一种淡淡的气质了。

        晚上等尚文婷回来,我就假装没看见她似的,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尚文婷看了眼我,眼神微微显得诧异,不过一闪即逝,随后就上了楼。

        可刚走上楼梯,她又转身走到客厅,坐下来翘着二郎腿说:“给我削个苹果。”

        我没说话,甚至没看她,娴熟地削了个苹果,然后递给她,又继续看电视。尚文婷微微蹙眉,说:“哟,换发型了呢,真难看。”

        我说我从来没说过自己好看,谁好看你就看谁,我不拦你。

        “嗬,半天时间就会装逼了呢,谁教你的?”尚文婷冷笑着说。我看着她,勾起嘴角笑道:“这不是装逼,而是无视,别理解错了。”不等她再说什么,我就走向卧室,只听尚文婷气呼呼地说:“靠,有种你给我回来!”

        我关上门,直接睡了。

        按照张艳的说法是,这件事得慢慢来,不能操之过急,别幻想尚文婷一天就能爱上我,当务之急是先引起她的注意,只要她对我感兴趣了,我才有机会。

        后来几天,我还是按张艳教的做,不刻意讨好尚文婷。不过有些时候,我也会做做家务,比如扫地和做饭。虽然尚文婷每次都说我做的饭不好吃,但她每次都还是吃了。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吧,她闺蜜来家里找她,我无意间听到她对闺蜜说,也不知赵杰受了什么刺激,最近这段时间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纠缠我,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这样,让我更生气。

        她闺蜜就说:“他纠缠你,你生气,对你不理不睬你更生气……我的天,文婷,你不会是爱上赵杰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