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都市言情 - 私欲在线阅读 - 第74章退婚

第74章退婚

        仇若涵告诉我,自从上次尚文婷打了张艳之后,她无时无刻不想着报复我们。但尚文婷身边有保镖,不好下手,再说尚文婷又是尚家的小姐,张艳暂时还不敢把尚文婷怎么样。所以,张艳就把我当做最先报复的目标。

        后来张艳联系赵斌,从赵斌口中得知我和嫣然姐的关系,赵斌说,只要用嫣然姐诱惑我,我一定会上当。城西是张艳表哥杨明的地盘,在城西动手,尚家也鞭长莫及。

        听到仇若涵说这些,我才真正相信,那是个陷进。

        我说仇小姐,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坏了你们的好事,难道你不恨我嘛。仇若涵笑了笑,说道:“赵杰,你真的想多啦,黑胡子不是我仇若涵的,所以不管新东村的项目落在谁手里,都对我没有太大的影响,所以我为什么要恨你呢?”

        她这样解释,倒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我觉得,她之所以打电话告诉我这些,其实还是因为尚家,看得出来,不管张艳、黑胡子和尚家闹得多凶,仇若涵都不想得罪尚家。

        挂了电话,吴思妮就说:“是不是圈套?”

        我看了她一眼,最后点了点头,蹲下来抱着脑袋,心里真是难受得要死。这件事是圈套,换句话说还是没有嫣然姐的消息,我深爱的女人,你到底在哪?而且因为这件事,我彻底得罪了尚家。

        我紧紧地抱着头,心里真的好难受,思妮姐看到我这般痛苦,也是不忍心地安慰我。可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最后跑着离开了。

        我一路狂奔,寒冷刺骨的风拍打在我脸上,好像将我的脸都冻住似的。最后经过一家超市时,我买了几瓶二锅头,然后去了玉林公园。

        凉亭空荡荡的,我打开瓶盖,就朝喉咙里灌。

        喝过二锅头的朋友应该知道这酒有多烈,酒灌进喉咙,顿时有种灼痛,喝到第三瓶的时候,眼前忽然多了一只精致的玉手,正是思妮姐。

        她将我手里的白酒抢过去,气呼呼地说:“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你也不能这么作践自己呀,要是让你的嫣然姐知道你这样折磨自己,她也会难受的。”

        我好像疯了,情绪再也不受控制,冲她吼道:“你不知道我有多难受!没人可以体会我的痛苦!我从小就喜欢她,我想娶她当老婆,可老天却狠心将我们拆散,让她成了我嫂子!后来当我知道她那样做都是为了我的时候,我真的痛不欲生,我想见她,想知道那两年她是怎么过来的,可惜她已经不辞而别了。一走便是几个月,杳无音信,好不容易有了她的消息,可谁他妈知道还是个圈套!为什么我想跟她在一起就这么困难,到底是为什么啊!”那时的我就像情绪失控的小孩,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想,只是将憋在心里的苦水全部倒出来。

        双眼渐渐潮湿起来,鼻子发酸,最后我居然哭了。看到我心痛欲绝,思妮姐竟然也是双眼闪着泪光,泪眼婆娑地说:“哭吧,哭出来会舒服很多。”

        当时我好无助,好想有个温暖的怀抱,可是能给我温暖怀抱的人,却只有嫣然姐。我忍住不哭,点燃一支烟,狠狠地抽着,思妮姐没有再管我,她静静地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我一支烟抽完时,她忽然说道:“赵杰,我想我可能见过你说的李嫣然。”

        我直接跳了起来,急忙追问道:“你说什么,你见过嫣然姐,她在哪,你带我去找她好不好!”可很快的,我又意识到思妮姐可能在骗我,人海茫茫,她怎么会见过嫣然姐?

        我苦笑几声,颓废地坐了下去。

        “我没开玩笑。你说的那个李嫣然是不是长得挺漂亮,个头和身材都跟我差不多?”

        我惊喜地点头:“是啊,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把你当成她了!思妮姐,她在哪,你什么时候见过她的?”

        后来思妮姐告诉我,那已经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了,当时是在省城,她无意间遇到一个漂亮的女人,而那个女人也叫李嫣然,不过她和嫣然姐也只是一面之缘,后来就再也没遇见过。

        免费完整版网址:·uruo·co

        思妮姐看着我说:“赵杰,你这么爱她,我相信她会回来找你的,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到处找她,世界这么大,想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她想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我看得出来你是有理想的人,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找她上面,何不为了理想奋斗,等她回,等她回来时,你还能给她一个惊喜。男人,总得有自己的事业。”

        她的话好像撞在我的心上,心头猛地一颤,下意识抬起头看着她,酒劲上来了,看到的思妮姐也变得模糊起来。她笑了笑又说:“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我傻傻一笑,摇头说:“没有,谢谢你,思妮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你倒是说说,你该做什么呢?”她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说按你说的,我先放下感情,处理好眼前的事情。说到这里,我就头晕得厉害,感觉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思妮姐看到我醉醺醺的,不停地甩脑袋,就急忙扶着我走下凉亭,嘴里还嘀咕着:“明明喝酒就不行,还喝那么多……”

        后来我完全失去了意识,等我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宾馆里面,房间空空的,不见思妮姐。我拍了拍头,坐起来忽然看见思妮姐给我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我有事,先走啦,以后别再喝那么多酒啦,有心事就给我打电话。后面还留有她的手机号码。

        看到纸条时,我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容。

        从宾馆出来,我立即就去了江龙医院,也不知道尚江龙醒了没有,心里面总是特别忐忑。到了医院,我就径直跑向尚江龙的病房,推开门一看,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那时候,我的心脏都悬到嗓子眼了,抢救了七八个小时都还没有出来,难道……

        我猛地一甩头,真不敢再往下想了,正准备去抢救室时,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接着就听到尚文娇的声音:“姐夫……哦不对,赵杰,你还来医院干什么,怎么不陪你的嫣然姐呀?”

        我回头一看,尚文娇和尚文婷正站在我后面,忽然尚文婷的一只手就朝我的脸飞过来,接着啪的一声脆响,挨了一下狠的,旁边的尚文娇吓得一哆嗦,脸都白了。

        “滚!”尚文婷面若寒霜,指着楼梯口说。

        半张脸都火辣辣的,可能是觉得亏欠尚文婷吧,挨了一巴掌也没说什么,看着旁边的尚文娇说:“你爸在哪,好点没有?”

        尚文娇说:“我爸转进重症监护室了。”

        我暗送口气,感觉一身都虚脱了,也就是说尚江龙已经抢救过来了,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我说文娇,带我去看看他。

        尚文娇下意识看了眼尚文婷,最后轻轻地点了下头,刚要走时,尚文婷说:“文娇,你先走,我跟他单独说几句话。”她的脸阴沉沉的,就连我都感觉害怕,遑论尚文娇。闻言,尚文娇就走了。

        我深吸口气,说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把你爸害成这样的,你说吧,只要你觉得高兴,我做什么都行。”

        “呵呵,是吗,我希望你去死!你敢嘛!”尚文婷咬牙切齿道。

        我站着没动,也没说话。

        “你不敢!你是孬种!”尚文婷冲我吼:“赵杰,我说过,要是我爸有个什么闪失,我一定会让你陪葬!”

        “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我知道你爸会气成这样,我肯定不会跟他说那些。”我说我不是没心没肺的人,谁对我好,我心里记得清清楚楚的,你爸妈从来每当我是外人,我也希望他们能健康长寿。发生这种事情,我知道你心里也难受,但我也不好受啊,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再你爸面前提退婚的事情了。

        尚文婷收敛起凌人的气势,若有所思地看了我几眼,冷笑着说:“看来你没有见到你心爱的嫂子呀。呵呵。见不到她,所以你就不想跟我退婚了?赵杰啊赵杰,你真的越来越不要脸了,你想退就退,不退就不退,你拿我尚文婷当什么了?!我爸的病情还不稳定,所以我们退婚的事情,我不想再告诉他们。但是,婚必须要退,现在就退!”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只能答应尚文婷,私下将婚退了。但尚文婷不敢让尚江龙和郭香兰知道,所以当着他们的面时,我们依然假扮未婚情侣,但背过他们之后,尚文婷就把我当成仇人,想方设法地蹂躏我、报复我,发泄心中的怒火。

        更过分的是,过年前几天,她带我去置办年货,没想到我们后来遇见了赵斌和朋友逛街,三言两语我们就打了起来,我打不过他们,很快就被按在地上暴揍,尚文婷不仅不让身边的保镖帮我,还让赵斌他们狠狠打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