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都市言情 - 私欲在线阅读 - 第83章思妮姐是高手

第83章思妮姐是高手

        听到思妮姐叫林老师傅,我直接愣住了,大脑瞬间短路,我怎么也没想到,思妮姐和林长风还有这种关系,真是太诧异了。

        林老听到思妮姐的话,头也没回地说:“赵杰,我教你的那套口诀,你有没有记下来?”

        我赶紧走过去,毕恭毕敬地说都记下来了,我背给您听:

        咏春绝技,源自少林,招无虎鹤,法无五行……动静无碍,语出如宁,拳争掌膊,也可伤人,中路边栏,抛桥窒手,咏春八手,皆可攻守。

        我一口气将口诀流利地背诵出来,背完时,人已经站在林老的身后。

        他穿着一身黑袍,虽然已经年过古稀,但他的背影看起来特别苍劲挺立,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动,周身都散发着一种神秘的气息,真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

        经过林老前几次的教训,再次面对他时,我再也没有当初那种轻浮的态度,动也不动地站在他身后。思妮姐看到我拘谨的样子,忽然噗嗤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贝齿:“小杰,你似乎很怕我师傅耶,其实师傅很平易近人的,是吧师傅?”

        我没搭话,还是有些拘谨。

        林老转身笑着说:“该严厉时就得严厉,当然我平时也是一个很可爱的老头子。”

        思妮姐眉眼带笑。林老看着我又说:“口诀倒是记住了,其中的意思你领悟了多少?习武之人,悟性甚至比努力更重要,能不能有什么建树,悟性可是极为重要呀。”

        听到林老这样说,我就把我领悟的全部说了出来,当时也没管是否正确,有领悟至少比什么感觉都没有好得多。

        等我说完,林老也没正面评价我,而是看着思妮姐说:“思妮,你觉得他领悟得如何?”

        我下意识看向思妮姐,目光里面带着浓浓的希望,就像小学生等待老师的评价似的。思妮姐看了看我,然后笑着说:“师傅,我感觉很不错呀,小杰说的快与狠、精与准,不正是您经常教导我的要领嘛?反正我绝得小杰比我的悟性好多啦。”

        林老笑呵呵地说:“思妮,看来你对赵杰的感觉似乎还不错,嗯,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便是了。哈哈。”

        听到这话,我心里也算松了口气,总算是过关了。

        后来林老告诉我,记住了口诀,也就可以练拳了,让我从明天开始,每天下午五点抽时间来玉林公园,正式学习咏春。

        没多久,林老就离开了玉林公园,他一走,我就从思妮姐那里打听关于林老的事情,那时候我对林老的身份实在太感兴趣了,总感觉林老不像是普通人,可思妮姐给我的回答却寥寥几个字:不清楚。

        我说:“思妮姐,你拜林老当师傅多长时间了?这么说你也是个高手咯?”在那之前,我还真没看出来思妮姐会功夫,只是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她穿着黑色劲装,我当时还有点纳闷,因为她那身装束,并不多见。

        思妮姐告诉我,其实她认识林老的时间也不长,满打满算也只有几个月。拜林老为师之前,她也没接触过武术,所以不是什么高手。

        我抓着脑袋嘿嘿一笑:“那你总比我厉害吧。”

        思妮姐得意地笑了下,说:“那我就不知道啦,要不我们改天打一架?”

        改天?

        根本就没那种必要,现在不是很合适嘛。想到这,我忽然一掌拍向思妮姐,说动手就动手,这让思妮姐都有些措手不及,先是一愣,随即右脚朝旁边挪开一步,躲过我的攻击。

        不得不说,思妮姐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避开我的攻击后,她脸上不由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紧接着忽然出手,一把抓住我的手腕,与此同时,另只手就落在了我的胸口,不过没有用力。

        短短几秒钟时间,我就从先发制人落入下风,可见思妮姐的实力,绝对不是我能应付的。

        思妮姐松开我的手,笑嘻嘻地说:“怎么样,姐的身手还不错吧?”

        我讪讪道:“反正比我强多了。”思妮姐认识林老才两个月,就有了这种实力,这不仅说明思妮姐对武术的悟性高,也能说明林老确实很有实力,这让我对学习咏春拳有了更浓厚的兴趣。

        后来我和思妮姐就从玉林公园出来了,她送我上车后说:“赵杰,别忘了明天下午早点过来,师傅不喜欢别人迟到。”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然后问她去哪,我开车送她。思妮姐摆摆手,让我先走,她想到处转转。听她这样说,我只好开车先走。

        后视镜里的人影越来越小,最后直接看不见了,我才收回目光。

        后来我去了黑胡子公司,黑胡子在房地产行业中的名气也不算小,虽然跟不上江龙集团,但也能排进前十。来到黑胡子楼下,我找到仇若涵的手机号,给她打过去。

        仇若涵上次给我打过电话,后来我就把号码存下来了,铃声响了不久,电话就被接通了,仇若涵说:“赵先生怎么忽然想到我啦,能接到你的电话,我真是受宠若惊呢。”

        我说仇小姐说哪里话,你就别埋汰我了。仇若涵给我的感觉绝不简单,能屈能伸,这种女人才是最危险的,甚至比张艳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不是想调查付海的事情,我根本不想联系这个女人。

        仇若涵一笑:“不知赵先生找我有何贵干?”

        “上次多亏仇小姐及时给我打电话,我才没落进赵斌和张艳的陷进,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感谢下仇小姐,可这么久都挺忙的,仇小姐今天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顿便饭。”我说。

        沉默了几秒,仇若涵说:“好啊,什么时间,我准时赴约。”

        我说我现在就在你们公司楼下面。

        “那你等着,我马上就下来。”说完,仇若涵就挂断电话。

        没多久,我就看到她款款地走了出来,穿着性感的包臀裙,上凸下翘,丰满的身材完美地呈现出来。腿上穿着黑色丝袜,小腿修长笔直,大腿又特别浑圆,走路的时候扭着胯,别提有多撩人了。

        那天她略施粉黛,身上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坐进车里,香水味就疯狂地涌入我的鼻腔,这让我有种莫名的冲动。

        “才十几天没见到赵先生,感觉就不一样呢。”她目不转睛看着我,眼眸中流露着淡淡的异样光芒。

        我一愣:“恩?有吗?”

        “有啊,似乎有更有气质了,咯咯。”她咯咯一笑,胸前那两坨肉便上下起伏,本来就很饱满,跳动时半团肉球都从领口中露出来。

        我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目光撞击那团白嫩时,顿时有种被反弹回来的感觉。赶紧收回目光,说:“仇小姐真会说话,气质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像我这种普通人何来气质呀。呵呵。对了,仇小姐你爱吃什么?”

        仇若涵说:“随便什么都可以,我从来不挑食。”

        我想仇若涵这种女人肯定吃腻了山珍海味,一般的美味佳肴肯定难入她的法眼,于是我就带她去了一家专门吃野味的农家乐。

        农家乐的装修故意营造出一种走进农家的感觉,可能是刚过完年,那里的生意挺火爆的,我们赶到的时候竟然连一个包厢都没有剩下,等了半小时,才等到一拨人离开。

        等服务员收拾干净后,我和仇若涵走进去坐下,点好菜我问仇若涵想喝点什么,要酒还是饮料。她却说:“我从来都不喝酒,来一壶茶吧。”

        时间不久,点的菜就端了上来,仇若涵夹了一块兔肉,咬了一小口,说道:“味道还真不错呢,赵先生,你别光招呼我,你也吃呀,不然我就不好意思了。呵呵。”

        我笑了笑,脑子里始终想着付海的事情,想问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仇若涵或许是看出我有什么心事了,就放下筷子说:“看来你请我吃饭不只是想感谢我,怕是还有其它事情吧,是不是想打听张九妹的事情?其实我对她也不是很了解。”

        我摇摇头,说:“不是,我是想问仇小姐,知不知道新东村工地上发生的事情?”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仇若涵顿时蹙起眉头,疑惑地看着我。

        看到她那副表情,我也是微微皱了下眉,心想难道付海坠楼的事情,跟黑胡子无关?如果那件事不是黑胡子捣的鬼,又会是谁呢?

        然后我笑着摆摆手说:“呵呵,没什么,吃饭吧仇小姐。”既然她不知道,我也没必要再问了,可仇若涵却追问我,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她再三追问,我只好把事情说了出来,她听完皱了皱眉说:“所以,你们怀疑那件事是我们公司动的手脚?”

        我也没隐瞒什么,就说本来是怀疑你们公司,但看到仇小姐并不知情,我想可能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呵呵,快吃吧仇小姐,冷了就不好了。

        仇若涵一本正经地说:“赵杰,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件事跟我们公司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工地上发生安全事故也不是稀奇古怪的事情,可能那件事只是个意外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