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都市言情 - 私欲在线阅读 - 第128章挑断脚筋

第128章挑断脚筋

        嫣然姐听到这话,立即握紧我的手,语气坚硬地说:“姐不走!姐要留下来陪你,就算是死,咱俩也要死在一块!”

        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有时候,感动人不并不只是甜言蜜语和海誓山盟,爱不需要那样伟大和冠冕堂皇,一个细微的举动,一句不经意间的话语,照样能感动对方。

        感受到嫣然姐对我的浓浓爱意,我真的感动得不行,可是她越爱我,我就越不能让她受伤害。我挣脱嫣然姐的手,捧着她的双肩说:“姐,你听我的,马上离开这里,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你留下来只是多一个人受伤罢了。”

        嫣然姐双眼红红的,拼命地摇头说:“姐不走,说什么都不走。”

        后来我只好说,秦柯恒真的太厉害了,我们打不过他,恐怕只有林老是他的对手。我说这话,也就是想告诉嫣然姐,离开这里还能找林老救我。嫣然姐是聪明的女人,一下就明白我的意思,最后就点点头,说那你自己小心点,我马上就带林老过来。

        嫣然姐说完,冷冷地看了眼秦柯恒,快步走了。

        “老子愣是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是有情有义的人,这点倒是很合老子的胃口。”秦柯恒活动着手腕,冷笑着说道:“老大说带你去总部,你自己走,还是老子动手?看在你让你女人先走的份上,老子就提醒你一句,别自讨苦吃,老子下手从来就没轻重。”

        我虽然也有一米七五,但身材略显精瘦,在秦柯恒面前,我就像小孩似的,嫣然姐都打不过他,我哪里是他的对手,想了想,就干脆认怂吧。

        上了车,秦柯恒边抽烟边说:“赵杰,听说你会咏春拳,找个时间,跟老子切磋一下。”

        我没理他。

        没多久,车就开到夜莺酒吧的后院,下了车,秦柯恒带着我上了楼。上次也是在这里,我被黄宇轩和刘玉堂狠狠打了一顿,想到那天的事情,我就头皮发麻,还不知道刘玉堂准备怎么收拾我呢。

        这次没有去会客室,而是真正到了青口堂的总部,偌大的一间房子,里面铺着地毯,两边整齐地摆放着仿古靠椅,正对面有一张特别宽大的沙发,后面的墙面上,挂着一幅关二爷的画像,浓眉大眼,眼神犀利,表情冷峻,手里的偃月刀寒芒闪闪,就跟真的差不多,让本就灯光昏暗的房间,立即变得森冷起来。

        刘玉堂坐在沙发正中间,大沙发小身板,画面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表情冷酷,斜靠着沙发,翘着二郎腿,手指间夹着一支黑色雪茄,两边分别站在几名手下,皆是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老大,人带来了。”秦柯恒说。

        刘玉堂点了点头:“辛苦你了,坐吧。”

        秦柯恒闻言便坐在旁边的靠椅上面,点了支烟,悠悠地抽起来。

        刘玉堂吸口烟,吞云吐雾般地说:“赵杰,你想到会有今天吗?不要以为尚家照着你,我就不敢就不敢动你,我刘玉堂15岁出来混,期间没少挨打,但自从我当上狼帮的堂主以来,还从来没有谁敢碰我一根手指头,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敢动我?!今天不废掉你两条腿,难泄我心头之恨!跪下!”

        说到最后,刘玉堂的情绪直接暴走,脸色布满阴霾,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话音未落,就有几个小弟过来摁我跪地,我奋力反抗,每次被按倒,又爬起来,这样反复几次下来,刘玉堂的脸已经铁青了。

        见状,坐在旁边的秦柯恒直接一脚横扫在我腿弯处,扑通一下,我顿时跪在地上。那时候,我的腿就像断了似的,疼得锥心刺骨。

        可即便这样,我也不想给刘玉堂下跪,我也不说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但上跪天下跪父母,让我给别人下跪,除非弄死我。

        我站不起来,干脆就坐在地上,刘玉堂气得肺都快炸开了,猛地蹬了一脚面前的茶几,吼道:“打!给我死里打!麻痹的!”

        接下来,青口堂的小弟就冲上来打我,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磨,没多久我的体力就透支了,如同死猪般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拿刀,我要亲手挑断他的手筋和脚筋!”刘玉堂手指一弹,雪茄就飞进烟灰缸里面,然后站了起来。旁边的小弟拿了一把水果刀,递给刘玉堂,他握着刀便走过来。

        “赵杰啊赵杰,你这辈子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得罪我刘玉堂,惹了我,你怎么会有好下场。”

        看到他拿着刀走过来,我真的被吓到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直接蹦了起来,转身就跑。可惜,没跑几步,就被那些小弟给抓住,几个人将我摁在地上,动都动不了。

        “怎么,你害怕了?”刘玉堂勾起嘴角,笑容是那样的恐怖,搞得我心里发毛,“当初我挨打的时候,你他妈怎么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呢?现在才知道害怕,可惜已经晚了。我挑断你手脚经脉,即便是尚文婷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刘玉堂并不急于动手,而是故意恐吓我,让我害怕,他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放在我眼前摆动,冷笑着说:“好久没做过这种事情了,也不知道技术还在不在,不过你大可放心,一刀不成功就来第二刀,直到割断你的经脉为止,都给我按好咯。”

        这话说完,刘玉堂的目光骤然一冷,握着刀,直接逼近我的右手手腕。我拼了命反抗,可聊胜于无,被一个家伙死死地摁着,动都都不了,只能眼睁睁看到刀尖逼近手腕。

        那时候啊,我真的被吓到了,冷汗瞬间冒出来,就跟下雨差不多。打我我都不怕,但挑断我手筋和脚筋,我就真成废人了,生活都不能自理,或者还有什么意义呢。

        可是,害怕就能避免这一切吗,当然不可以。

        刘玉堂握着刀,一点点刺进我的手腕,我甚至感觉到皮肉被划开的痛苦,忍不住惨叫起来。

        但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响起来:“刘堂主,你动我的人,跟我打过招呼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