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都市言情 - 私欲在线阅读 - 第155章能抱抱我吗?

第155章能抱抱我吗?

        我刚接通电话,周亮就急切地说:“张康可能出事了,我们都联系不上他!”

        听到这话,我猛然一惊,连忙问张康是什么时候失联的。周亮说,就从昨下午他出去办事后就联系不上了,刚开始打电话没人接,后来直接关机了,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冷静下来,我第一时间就想到是不是张康的仇家找上门了,但周亮说张康平时不怎么说话,也不是那种爱挑是非的人,性格直爽,很少与人发生冲突,如果是仇家报仇的话,那肯定就是虎子,或者是熊三。

        我觉得这俩人倒是很有可能报复我们,虎子就不用说了,那家伙恨不得直接弄死我们呢。熊三上次带人到老兵闹事,最后铩羽而归,自然心存不满,所以他也是有嫌疑的。

        我说:“那这样吧,我今天不上班了,咱们分头行动,你们去打探虎子那边的消息,我想办法看看熊三那边有没有张康。无论谁有情况,务必第一时间通知对方。”

        “算了,赵杰,你就别请假了,咱们搅黄了黄宇轩的婚礼,得不到尚小姐,只怕黄宇轩会狗急跳墙,你还是留在公司吧,万一黄宇轩对尚小姐有什么歪心思,至少还有你保护她。张康这事我跟陈有权来想办法,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挂了。”说完张亮就挂掉电话。

        张亮的话,让我心中又多了一个怀疑的对象,张康会不会在黄宇轩手里?

        黄宇轩知道绑架他的人是我们兄弟,可她手里没有证据,抓住张康,威逼利诱他也不是不可能啊。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不过按目前的情况来看,最有嫌疑的人也只有他们仨,先等等周亮那边是什么情况再说。

        我虽然没去找张康的下落,但我心里始终都担忧着他的安全,上午上班时,几乎每过几分钟,都要给张亮他们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张康的消息,但遗憾的是,他们那边一无所获。

        要下班时,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我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居然是黄宇轩。

        看到他走进来,我顿时双眼圆睁,盯着他,没有说话。

        黄宇轩先是打量了办公室,然后冲我一笑,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说道:“江龙集团项目部副经理,呵呵,我还以为尚文婷能给你一个多高的位置呢,没想到也只是个小小的项目部经理,而且还是副的。”

        我说我又没你那么会投胎,生下来就有个牛逼的老爸。

        黄宇轩笑了笑,点燃一根烟说:“知道我来这里干嘛吗?尚文婷竟然敢悔婚,真以为我黄家是好欺负的嘛,草,我来这里就想告诉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江龙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也是时候由我们黄家坐一坐了!”

        我眯着眼看着黄宇轩,说:“你们想跟张艳合作?”

        “你还算不傻,”黄宇轩翘起二郎腿,脸上尽是冷笑,“张艳早就想跟我爸合作,但我一直反对这件事,因为我爱尚文婷,必须得得到她,可谁他妈想到,她竟然悔婚,麻痹的,她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江龙集团董事长的位置,早晚是我爸的,我很想看看,到那时候尚文婷还有什么可傲慢的!”

        我哼道:“你以为张艳会听你黄宇轩的?你们黄家想得到董事长的位置,张艳又何尝不想?如果尚家真的倒了,你们和张艳必定会反目成仇,花落谁家现在还为时尚早。”

        “就算我们黄家得不到,老子也不会让尚文婷当上董事长!”黄宇轩忽然怒了,额头上青筋暴起,显得无比狰狞,指着我说:“还有你赵杰,老子同样不会放过你,别以为我找不到证据就把你没招了,你要知道,这世道永远都是有钱有势者的天下,我想搞你,不过是吹灰之力!”

        我耸耸肩,“我等着,决不让你失望。”

        “你狂妄不了多久了!哼!”冷哼一声,黄宇轩起身走了出去。

        我的脸色随之变得严肃起来,黄宇轩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张康到底在不在他手里,我忍不拍了拍额头,真是头疼欲裂啊。

        下班了,我准备等尚文婷下来,问问她,黄宇轩到底说了些什么,顺便安抚下她的情绪。尚江龙病危,对尚文婷来说本就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加上公司的情况又不容乐观,这中时候,尚文婷最为脆弱,我真担心她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一下倒下,到那时尚家真要走下坡路了。

        我觉得,不管我爱不爱尚文婷,亦或者她爱不爱我,我都要陪在她身边鼓励她,无关感情,只为情谊。等集团的事情处理好,我想我会离开这里,远离尚文婷,永远陪伴在嫣然姐身边。

        但等了好久,都没见尚文婷尚文婷下来,难道她没在公司?

        最后我就去办公室看看,刚推开门,就看到尚文婷趴在办公桌上,身体抽噎着,明显是在哭。此刻,她的身体越显单薄,让我忍不住心疼她,心里酸酸的,眼眶也有些湿润。

        我咋了眨眼,说道:“下班了,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办公桌上面就放着纸巾,我走过去,取了几张,等她抬起头就递给她。

        她明媚的双眼红红的,眼眶也有些红肿,脸上布满泪痕,整个就是梨花带雨。

        她拿着纸擦了擦脸,问我怎么下班没走。我说刚才黄宇轩到办公室找我,我寻思他肯定也来找你了,就上来看看,别哭了,我带你去吃饭。

        尚文婷捂着脸憋了好久,总算是忍住不落泪了,整张脸都显得特别憔悴,仿佛瞬间瘦了一圈似的,委屈地看着我说:“我感觉好累,真的快撑不住了,赵杰,你能抱抱我吗?抱一秒都行。”

        我没想到尚文婷提出这个要求,顿时陷入两难的处境,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尚文婷见我犹豫,又说:“我只想让你单纯地抱抱我,我真的太累了,好像有一个可以依偎的怀抱。”一眨眼,眼泪再次滚落下来。

        我真的不知道咋办了,其实我很想抱抱她,可感情的门,一旦打开就很难再关上,我怕我和尚文婷会超越界限,到那时我该怎么面对嫣然姐。

        我站着没动,可尚文婷却几步走过来,一下扑进我怀里,紧紧地环住我的腰,脸蛋埋在我胸口说:“抱我。”

        我像着了魔似的,情不自禁地搂住她的背。

        接下来几分钟,我们都没有说话,静静地搂着对方,奇怪的是,我脑子里丝毫没有欲念,很纯地拥抱。

        后来尚文婷松开我,脸蛋微红,眉梢眼角地看着我说,赵杰,谢谢你,谢谢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陪着我,我想这辈子我都不会忘掉你。

        我不禁咂咂嘴,总感觉她这话说的有些暧昧,就笑着说:“去吃饭吧,这几天你都瘦了一圈了,得补补。”

        尚文婷揉了几下脸蛋,忽然笑出来说:“是你说我想吃什么,你就带我去吃哦。我想吃老街米线,你带我去吧。”

        老街米线?

        我日,吃个米线跑那么远,不嫌麻烦啊。我说米线到处都有卖,咱别去老街了,就近原则吧。尚文婷率先往出走,举起右手,摆了摆手指头,说不行,我就要吃老街米线。

        我摇摇头,女人任性起来,真可怕。

        后来我们到老街吃完米线,都快上班了,尚文婷却不着急的样子,走得很慢。我说快点儿,要迟到了。尚文婷摸着肚子说:“吃太饱了,走不动,要不你背我吧?”

        我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想得美,自己走。”

        尚文婷撇嘴切了一声:“想背我还不乐意呢,切。”

        开车回集团的路上,我才问她,黄宇轩跟她说了些什么。尚文婷说,其实早上黄勇跟黄宇轩一起去公司的,他们父子去找尚文婷,算是给她最后的警告,如果还是坚决退婚,那么黄勇就将跟张艳联手对付尚家。

        我说那你是怎么说的。

        “你猜。”尚文婷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无奈地翻着白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让我猜?”

        “看来你这个人很没情调啊,”尚文婷白了眼我说:“我当然绝决了,想怎么对付我尽管来就是,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不怕。”

        我赶紧闭嘴不说话了,越说下去,味道越加不对劲。

        晃眼到了下午要下班时,陈有权打来电话,说虎子和熊三都没抓过张康,他们派人去张康的老家看了,张康也没有回去,找不到人,难道张康还能消失了?

        我就说:“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可能,就是张康被黄宇轩抓走了?”

        陈有权想了想,嘿了一声说:“有可能啊,熊三和虎子那边都没人,肯定就是黄宇轩抓走张康了,我们现在就去要人!”

        我赶紧说别着急,如果张康真在黄宇轩手里,就算我们现在去要人,他也不见得会放了张康。

        “那咋整?张康落在黄宇轩手里肯定没好果子吃!”

        “给我点时间,晚上再去找黄宇轩。”我说着就挂掉电话,然后拨通另一个号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