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都市言情 - 私欲在线阅读 - 第157章贱人!

第157章贱人!

        我出狱时,感觉天底下最阴险的人,非赵斌莫属,但后来发生这么多事情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世上像赵斌那么坏的人实在太多了,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这种人真的很可怕。

        但转念一想,有几人没有私欲?

        我也有,只是我不像赵斌和黄宇轩那样,不择手段。

        世道本如此,我不能改变什么,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在这么阴险黑暗的社会中,尽量保证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不受到伤害。

        所以,我必须处处小心。

        这也是我去找黄宇轩,却没有拿那些罪证的原因。

        后来我给黄宇轩打了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他说在青口堂总部,也就是夜莺酒吧,刘玉堂的地盘。电话那头很吵,不时有女人嬉笑声传过来,顿了顿他说:“怎么,你找我有事?”

        事已至此,我也不想跟他绕弯子了,就开门见山地问:“张康是不是在你手里,说实话吧,骗我也没什么意思。”

        沉吟了几秒,黄宇轩那边的嘈杂声忽然不见了,阴森森地说:“不错,张康确实在我手上,你不是说我找不到你们绑架我的证据吗,那老子就从张康身上打开一条口子,看是他的嘴巴硬,还是老子的拳头硬,老子不信他不招!”

        果然不出我所料,张康就是被黄宇轩抓走了,一瞬间,我身上迸射出来的杀气,就将整个车厢占据,我忍住问他娘的冲动说:“黄宇轩,你马上放了他,有种你他妈冲我来!”

        “放了他?”黄宇轩冷冷一笑,“不是不可以,那你现在就过来找我,我见到你就放了张康,而且是你一个人,你有这个胆子吗?”

        别说我手里有他的把柄,就算是没有,老子也不怕他,就说:“等着,二十分钟赶到!”

        等我挂了电话,陈有权就问:“张康是不是在黄宇轩手里?他们现在在哪?”

        我点点头,说还不知道张康在哪,但黄宇轩在夜莺酒吧,他让我一个人过去找他,就放了张康。周亮一口说道:“那不行!我们一起过去,别救出张康,你又落在他们手里,那就真麻烦了。”

        我说放心吧,只要有这张照片,我就不会有危险。

        他们见我态度坚决,最后只好同意我一个人过去,不过他们俩都在夜莺酒吧外面等我,防止我出事。到夜莺酒吧时,天刚黑,我刚走进酒吧,耳边就响起很有节奏感的激情音乐,舞池里早已比肩接踵,那些打扮妖艳穿着露骨的女人,尽情地摇曳身姿,释放身体的诱惑。

        我淡淡地扫了眼每个角落,发现每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都站在几个黑衣男,我寻思着这些人肯定都是狼帮成员,这里作为青口堂的总部,这里的安全自然是要达到固若金汤的地步才行。

        我走向其中一个黑衣男,问道:“刘玉堂在哪?告诉他,赵杰来了。”

                         “你就是赵杰?”那家伙详详细细地打量我几眼,“跟我来吧。v,走到一间包厢外面,黑衣男停了下来,打开门说:“进去吧,堂主就在里面。”

        本来走廊还不算太吵,但随着包厢门打开,里面的声音传出来后,顿时连说话的声音都听不见了。我边往进走,边警惕地打量着包厢,装修十分豪华,灯光也算是顶级了,比老兵里面的设备不知道好多少,就在包正中间的位置,有一根钢管,此刻正有一个热裤美女大秀钢管舞。

        刘玉堂和黄宇轩都坐在沙发上,左拥右抱,面前的茶几上站着两个女人,正跳着脱衣服,上身已经不着寸缕,整个包厢都飘荡着一股荷尔蒙气味。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张艳竟然也在包厢里面,坐在一个光着膀子,肌肉健壮的英俊男人腿上,手掌贴着男人的胸膛,右手食指轻轻地拨弄着男人胸上面的凸点。

        他们仨都看到我进去,却谁也没说话,玩着自己的猎物,心无旁骛。

        包厢太吵,我连自己的说话声都听不到,心里担心着张康,情绪顿时失控了,激动中我拿着一个酒瓶子,猛地砸在电视上面,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屏幕就直接黑屏了。

        黄宇轩抓住一瓶啤酒就扔了过来,骂道:“草你妈的,来到这里还想撒野,我看你是活腻了!”

        不过我反应够快,没有被击中,黄宇轩又说:“哎呀我操,你他妈还敢躲?你还想不想救张康?!麻痹的,我让你躲!”说着又砸来一瓶酒。

        我眼如鹰隼,盯着飞来的啤酒瓶,忽然闪电般出手,直接将酒瓶握住砸了回去,我怕毛啊,黄宇轩也就是现在狂妄一下,等我把手机里面的照片拿出来,估计腿就软了。

        黄宇轩看到酒瓶子飞过去,赶紧侧身避开,与此同时怒然起身,指着我咬牙切齿道:“赵杰,你他妈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打电话,弄死张康!”

        我冷冷一笑:“你不敢。”

        “我不敢?我他妈就打给你看!”说着,黄宇轩就把手机拿出来,作势要打电话,张艳忽然说道:“黄少,跟他生气犯不着,反正人在你手里,想怎么玩还不是看你的心情?”

        听到张艳这样说,黄宇轩才收起手机,点点头说:“九姐说的是,是我太冲动了。九姐,我今天叫你过来,其实就想让你也出口恶气,我知道你跟赵杰之间也有过不愉快,眼下他兄弟的性命在我手里,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嘿嘿。”

        张艳恬不知耻地笑道:“他早就被老娘玩过了,只不过还有写好玩的没来得及玩。”看着光膀子男人说:“你出去吧,赵杰来了,我对你没兴趣了。”

        男人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等他退出包厢,张艳就坐在沙发上,脱掉右脚上的高跟鞋,架在茶几上看着我冷笑道:“赵杰,要是你愿意给老娘舔脚的话,我倒是能给你说说情,让黄少放掉你的兄弟。不然,今晚恐怕连你都走不出夜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