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都市言情 - 私欲在线阅读 - 第208章风波

第208章风波

        沙洲市和省城相邻,坐长途汽车需要六小时。

        第二天起床,我说身体不舒服,然后就没去集团,等尚文婷去上班了,我就悄然前往汽车站,准备去省城找嫣然姐。

        到车站刚好上午九点整,买了半小时后的车票。说真的,其实我心里挺舍不得尚文婷,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即便回来了,我还有没有勇气见尚文婷,这也是很难说的。

        越想心里就越不舒服,我走出候车室,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几口。恰在这时,一辆黑色奔驰缓缓地停在对面的路边,然后走下来两个人,那个中年男子我竟然见过一面,就是张九妹的表哥,杨明。

        看到杨明下车,我下意识丢掉香烟,转身走进候车室,躲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看着外面。

        杨明下车后,紧接着车里又下来了一个约摸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女人短发齐肩,脸上戴着一副大墨镜,将半张脸都遮住,看不清相貌。

        接着,杨明就陪同那个女人候车室走过来,见状,我赶紧拿起座位上一张报纸,将脸遮住。

        “莫小姐,以后有什么事情,您打电话给我说就行,完全不用亲自过来,挺麻烦的。”杨明带着女人走进候车室,看到拥挤的场面,又说:“我派人开车送莫小姐回省城,要不您直接开我的车回去吧,坐长途汽车实在太委屈莫小姐了。”

        这时,女人才摘下墨镜,淡淡地看了眼杨明说:“没事,我坐车回去就好,杨明,你回去吧,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情。”

        “不会的,不会的,莫小姐交代的事情,我一定尽心尽力去做。”杨明点头哈腰地笑着说。

        女人的皮肤特别白,百得有些不正常的感觉,五官也都比较精致,可能是皮肤太白,所以嘴唇就显得特别红润,给人娇艳欲滴的感觉。

        穿着简单的仔裤,上身是一件短袖,穿着特别简单,可就是这么打扮普通的女人,却能让杨明都点头哈腰,真是太让我意外了。我忽然想起杨明刚才说到省城,难道这个女人要跟我同行?

        “行了,你回去吧,我去买车票。”女人说。

        杨明赶紧说:“莫小姐,车票我已经帮您买好了。”然后将车票拿出来,递给女人,“真的不用我送你吗?”

        “不用。”

        “那好,那我就先走了,再见。”杨明说完,转身就走出候车厅。

        女人淡淡地看了眼候车室,然后就朝我这边走过来,旁边有个空位置,坐下后再次戴上了墨镜。随着她坐过来,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忽然飘进我的鼻孔,我忍不住用余光偷看她。

        这个女人乍一看并不算很漂亮,但越看你越会发现她长得漂亮,属于很耐看那种女人。脖颈细长笔直,戴着一块精致的钻石项链,从我这角度看过去,正好能欣赏到胸部的饱满。

        我没敢偷看太久,很快就把余光收了回来。

        到了上车的时间,女人几乎跟我同时站了起来,我让开道:“你先。”

        女人似乎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直接就从我前面走出去,顿了顿,我也走出候车室,上了车找到座位号,就在女人的后面,我坐下来不久,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的男人上了车,看了看车厢,最后走到我前排,看着女人旁边的男乘客说:“喂,哥们儿,换个座位。”

        这男人长得挺凶悍,看到男人的长相,前面那名男乘客也就没说什么,然后跟他换了座位。

        相信很多人都跟我一样,觉得最无聊的事情就是坐车,很快车子出发了,我便将事先准备好的耳机拿出来听歌,听着听着,就有点困了。

        然而,就在我要睡着的时候,前面姓莫的女人忽然站了起来,整张脸都冰冷得很,盯着旁边的男人看了几眼,忽然看到我就在后面,就对我旁边的乘客说:“先生,能换个座位吗?”

        “呵呵。好啊。”我旁边的男人倒是很爽快,一口就答应了。

        后来女人换了座位,坐在我旁边,脸上的怒意才渐渐消退,其实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她被戴着金链子的男人骚扰了。

        “兄弟,换个座位吧?”

        我正想着呢,戴着金链子的男人就站起来,趴在座位上看着我,“我们换个座位如何?”说话间,还用冷笑着看了旁边的女人一眼。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长得是挺凶悍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么好人。

        我正考虑着要不要答应他时,旁边的女人忽然说:“别答应他。”

        听到这话,我就朝男人耸耸肩,笑着说:“抱歉了兄弟,我坐这就挺好的。”

        男人顿时咬紧牙,鼻梁微微一皱,阴冷地瞪着我说:“别为了讨美女的欢心,就惹我生气,不然后果是很严重的!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到底换不换座位!”

        我还是摇了摇头,无论从哪方面考虑,我都不能同意换座位。试想,这个女人能让杨明以礼相待,她能普通吗?要是能跟她交好,就算激怒男人也是值得的。再说了,我他妈也是男人,凭什么要听他指挥?!

        男人将牙咬得咯咯响,气急败坏地看了我一眼,咬着牙说:“小子,你会后悔的!”说完也是无可奈何地坐下了。

        我以为女人会给我道谢啥的,毕竟我这也算是英雄救美吧,可惜我想多了,她理都没理我。

        到服务区要休息二十分钟,乘客全部下了车,我刚下车,那个戴金链子的男人忽然一把揪住我的衣领,龇牙咧嘴地喝道:“小子,你刚才挺狂嘛,是不是想挨打了!麻痹的,老子最后警告你,等会你要是不跟我换座位,到了省城,老子保准让你挨一顿狠的!”

        说完猛然将我推开,牛逼哄哄地去了洗手间。

        我捋了捋衣领,最后也去洗手间上厕所,进去的时候,戴着金链子的男人刚好从洗手间出来,那家伙还故意用肩膀狠狠地撞了我一下。

        上完厕所,我出来就遇见那个女人了,说:“是不是怕了,怕了就跟他换座位。”

        也不知怎么回事,女人一句话,就能激起我的反抗心理,就说怕什么,他是男人我也是男人,我为啥要怕他?!

        女人没说什么,率先走出洗手间。

        没多久,我们就再次回到车上,戴着金链子的男人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跟他换座位,我假装没看见,不鸟他。

        男人羞恼成怒,就指着我说:“草你妈的,既然你想找死,那老子就成全你,到省城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

        说实话,面对这个男人的恐吓,我不害怕绝对是假的,毕竟到了省城人生地不熟,要是遇到啥事情,我只能靠自己。但即便是害怕,也不能表现出来,这是面子问题。

        “出了事我帮你解决。”这时候,女人忽然摘下墨镜,看着我说。

        我也没客气,点点头说:“那就多谢了。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

        “莫可雯。”

        我本来还想说我的名字呢,结果莫可雯却表现出对我毫无兴趣的感觉,我也懒得自讨没趣了,继续听歌,后来竟然睡着了,等醒来时,车子已经进入市区。

        没多久,就到了车站,前面那个戴着金链子的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就下车了。

        我走出车站,正准备给嫣然姐打电话时,余光中忽然出现了几个男人,定睛一看,正是戴着金链子的男人回来了,嘴角噙着冷笑,眼中精芒闪闪。

        “小子,老子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你是想在这里挨打,还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挨打?”男人摩拳擦掌,一副要揍我的样子。

        我下意识看了眼四周,寻找莫可雯的身影,但车站人流攒动,就算她在附近,我也很难找到她。

        “看什么,找那个女人?”男人呸的吐了口唾沫,“难道你还真指望一个女人救你?草你妈的,快说,到底在哪解决,老子的手已经痒得受不了了!”

        我没说话,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可没想到的是,刚转过身,就被男人抓住了肩膀,喝道:“想走?哪有那么容易,兄弟们,给我打!”

        男人的声音刚落地,身边那几个同伴就准备动手。他们一共五个人,真要是打起来的话,最差的情况也就是两败俱伤,只不过我初来省城,不想惹麻烦,但既然他们咄咄相逼,那我只好还手了。

        结果,就在这时候,十几个穿着背心的壮汉跑了过来,二话不说,抓住戴着金链子的男人就是一顿暴打,那四个同伴都没能幸免,拳拳到肉,只是眨眼功夫,金链子五人就被撂倒在地上。

        看到这幕,我不由得愣住了,有点懵逼的感觉,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啊。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最后在路边一辆奥迪轿车旁边,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莫可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