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 - 武侠修真 - 侠徒幻世录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佛之间

第四十九章 佛之间

        (1)

        “那封信到底写了什么?”

        沈琼枝拼命地回忆,但一点也想不起来。

        同时,她也已经忘记方才拼命摇动旗杆时嘴里到底在喊什么,沈琼枝仿佛从没有听见过,也从没有喊过。她清楚知道自己不是疯了,可是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忘记。

        她把教团的旗帜插在门楼上,红白相间的旗帜随风摆动,在某个时刻里,好像能够和它融为一体。

        转身走下城墙,沈琼枝发现四周竟无任何一个驻守的士兵,方想习惯性地扯高嗓子要责怪谁,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

        “为什么要责怪他们?”

        忘了,记不起具体的原因。

        沈琼枝忽然觉得自己像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变得很陌生。恍惚之中,一只野猫从巷子里蹿了出来。

        “喵呜!??”

        沈琼枝吓得拿起铁瓜锤便要砸去。

        然而野猫居然坐在地上动也不动,它直起身子,宛若祭坛上肃穆的雕像,随后又惬意地昂着头打了個哈欠,这个世界无论发生什么事好像都与它无关似的。

        这时候沈琼枝适才发觉,自己是在害怕什么,她身体对外散发的只有软弱与怯懦的气息,所以即便挥起手上的武器却连野猫都吓不走。

        ——曾经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她背叛了圣女慕容嫣。

        ——现在,她又背叛如今的生活,选择回到圣地的束缚之下。

        回忆中的一切都成为了沈琼枝的敌人,她无处可藏,几番挣扎之下,索性放弃了抵抗,目空一切。她款款走到大街上,只听见山呼海啸般的欢呼,人群中,有一只白色的凤凰在翱翔。

        “白凤将军。”沈琼枝沉吟道,看了看手上的铁瓜锤,正是这个男人给了自己挣脱束缚的机会,现在,他准备来收回自己给予的一切了。

        沈琼枝想回赵家看看,如果赵括平安无事的话现在一定就在赵家。

        在无人关注大街角落,她埋头走着路,心想,也许真的没有人知道是自己走上城门去拉起教团的旗幡,是她背叛了所有人。

        然而御夷镇百姓几乎都与沈琼枝走去相反的方向,现在已经没人关心谁是御夷候了。

        未几,沈琼枝在赵家府邸前看见黄一笑在指挥手下搬空府内的东西,上前问道:“怎么回事?”

        黄一笑抱起沈琼枝的脸亲了一嘴的油,满是羊肉的膻味,大笑道:“赵括败了,白凤将军带着教团回来了!我这不把赵家的东西全都搬走,然后就去投诚!这厮赵括天天想着讨好柔然人,平日里军饷连根肉骨头都不留给我们兄弟,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也不想想当年是谁替他解的围!”

        “赵括呢?”沈琼枝问。

        “在从前的御夷书院里,赵小妹说纵然是政敌,但那毕竟是家人,求我们留赵括一条命,可能她觉得留着赵括还有谈判的筹码。”黄一笑说罢,让小厮带上抢来的财物,旋即前去向白凤投诚。

        看见相好之人与自己一样同为背叛者,沈琼枝竟会感到一丝心安。他们几番周转,已经入夜,终于打听到白凤和慕容嫣也在御夷书院,于是同去拜谒。

        御夷书院自两年前被强制取缔后便一直处于荒废状态,而赵家府上的小厮走的走、散的散,能留下来与赵括共患难的少之又少,他们只能暂且在书院打理出一张干净的床铺给伤重昏迷的赵括睡下,然后赵小妹再和昔日的书院子弟们一起守好书院,不让有敌意的人靠近。

        虽然大多数御夷镇百姓对赵小妹青睐有加,因为她是得到圣女祝福的人,但他们对赵家的恨并不会因此消解多少。

        无数与赵家关系甚厚的商贾、官宦、将士,以及镇中的柔然人,全都被逮到大街上游街示众,他们的家产被瓜分,新罪旧罪一起被清算,唯有少数曾经被主流排斥的贵胄逃过一劫,比如蘧伯言一家。

        沈琼枝渐渐意识到,或许赵括并非全凭一己私欲便发了疯似的绑架所有北镇百姓与自己一起卷入战火之中,他不过是他那个阶层的代表,岂能身由己意?

        他会得到自己应有的惩罚。

        “那我呢?”沈琼枝自言自语,不觉间,跟随黄一笑来到白凤与慕容嫣面前。

        只见白凤一如白日所见,身穿一身纯白的铠甲,而慕容嫣则是穿了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身上到处都是伤疤。

        “嫣儿?”沈琼枝后知后觉地跪下,啜泣道:“圣女大人,你受伤了?”

        慕容嫣摇摇头:“这就是我本来的模样。”

        “本来的模样,无论有多丑陋,只有接受它,才不会被过往困扰。”慕容嫣走到沈琼枝面前,挽起她的手:“回家吧,我们一起回家,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要做的任何事。”

        沈琼枝泪如溃堤,她感觉自己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封信。”

        “是那封信的你写的。”

        “不,你不能原谅我……你不能。”

        慕容嫣歪着头困惑道:“额?什么信。”

        端坐在远处一张破垫子上的白凤突然振聋发聩地吼了一声:“黄一笑!让你夫人站起来!”

        黄一笑如是照做,扶着沈琼枝那将倾未倾的身躯,安慰了一句:“伱怎么突然哭了?”

        沈琼枝说:“是我,两年前,是我让圣女大人跟司马荼走,这才害得她变成如今这番模样……刚刚也是我,在城墙上挥动教团的旗帜,使赵括等人误判形势。我就是这样一个,反复无常,可耻可悲的坏女人。”

        “不,不是吧?!”黄一笑惊慌之余,便即跪下求饶道:“圣女大人、白凤将军,我们什么都不要,只要放过我们一马,让我们这辈子都为你牵马坠蹬都可以!”

        白凤不屑地冷笑道:“别自大了,当时是嫣儿自己下的决定,真以为单凭三言两语就能动摇圣女大人的意志?还有,就算你不上去挥动旗帜,御夷镇迟早会大乱,没看见百姓对教团箪食壶浆,夹队相迎吗?”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黄一笑逃过一劫似的放松下身体,颓然坐在地上。

        须臾,白凤看见赵小妹走近屋门,便即下令道:“黄一笑,你人虽有镇将之名,不过已经被架空许久,现在即刻回去整顿自己的手下,不许打扰平民百姓,待中原联军发起大反攻,你们也跟随教团一起收复北镇吧。”

        黄一笑得令,沈琼枝依依不舍地看着慕容嫣,二人相继离去,赵小妹此时终于有机会与昔日旧友相会。

        在交代完赵括昏迷不醒的现状后,赵小妹格外淡然,她说:“现在,我们赵家已经一无所物,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小妹,一定有办法的。”慕容嫣看着头顶尚未毁坏的房梁,回道:“还有御夷书院啊,这可是大家一起建起来的地方。”

        “真希望我也能和慕容姐姐一样乐观。”赵小妹的余光瞥见门外有个小厮在徘徊,问道:“紫钗,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紫钗灰白色调的长发显然很久没有仔细打理过,几乎全都黏在一起,非常杂乱,不过她还是非常恳切地走了进来,说:“只是想要见见白公子、慕容姑娘,苏公子让我替他问候二位,现在苏公子忙于驱赶流氓,无法脱身。”

        “放心吧,我们会留在御夷镇,直到重建完书院再走。”白凤露出令人感到心安的笑容。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